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何生君如月 > 3.第 3 章
    太阳光从窗棂中穿过,恰好打在元贝的脸上,她早早的从睡梦中苏醒,大雪后的阳光带着璀璨的淡黄色,被光束照射到的地方暖洋洋的。

    以前居住的山洞里阴暗潮湿,即使走出山洞也很少见到阳光,因为魔族不喜欢明亮的东西,对太阳这种东西也无好感,所以选择居住地的时候大都会选择背阳的地方,这座房子朝南建立,这在魔界可是绝无仅有的,元贝想到青年可能并不是魔界的人。

    想到这里元贝想起屋子里还有一个男人,探头去看,却发现木床上干净整洁,空空如也。她慌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又将草堆修整了一下,然后透着窗子看看外面有没有男人的身影。

    正是最冷的时刻,万物都躲在某处避寒,外面寂静极了。元贝什么也没有看到,只发现门口一串即将被白雪覆盖住的脚印,元贝想可能是男人出去溜达去了。

    这座院子坐落在离活水不足十丈的地方,活水再前面是一道百来仗的峡谷,房子背后则是一座山峰,也算依山旁水了,但是峡谷那面是一片山林,里面黑黢黢的,即使是昨夜连绵的大雪,也未能将一丝白色撒到那山林的土地里去,遥望那片山林,给人以阴森恐怖的感觉,好似里面会随时冲出一头长相狰狞的猛兽来,元贝顿时觉得这里还不如山洞里安全些。

    隔着窗子又打量了一番,四周似乎安静非常,连只飞鸟都不曾来过,估计是周围的魔兽都惧怕了青年,那些魔兽即使出来活动觅食,也绝不会到这里来。元贝有些大胆的想出去看一下,于是又观察了许久,发现这周遭确然没有魔兽的痕迹,于是她有些放心的推开木门走了出去。

    雪后的空气尤为清新,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呼吸过这么干净的空气了,以前那些山洞里的空气总是充斥着腥臭,刺鼻的味道,耳边总是听到那些魔族们聚在一起抱怨,诅咒。

    元贝想在雪地里狠狠地打几个滚儿,来庆祝一下自己的劫后余生,她刚想趴下付诸行动,就听见一声长长的咆哮,那咆哮凄厉愤怒极了,听在耳朵里元贝差一点吓的跌倒。

    只见峡谷对面跳出三只魔兽来,黑紫色的庞大身躯不停的来回踱着,仿佛下一秒就会跃过峡谷跳到她眼前,元贝飞快的跑回屋里,几乎是瞬间关上了门子,隔着窗子她听到那些魔兽更加愤怒的冲着屋子咆哮。

    元贝从窗子里看到巨大的声音波浪将峡谷边缘的积雪纷纷震落,即使隔了这么远,即使中间又隔了一扇窗,元贝似乎闻到魔兽口腔里腥臭的气息,血盆大口里四排锯齿般的牙齿,让人不容忽视它的破坏力,不管是什么骨头,只需一下就能碎成粉末吧?

    元贝打了个冷战,她从未见过长相这么可怕的魔兽,她有些慌张的赶紧从窗口离开,逃离那些贪婪的眼神她稍微镇定了一下。

    自从来到这里她还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过这些魔兽,以前她可不会这么害怕,可是这鬼地方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压制着自己身上的魔力,简单的调息愈伤还可以,攻击的法术一点也使不出,除了不会饿死,他们这些魔族和人类无异了,光凭肉拳头她可拼不过这些巨大凶残的魔兽。

    那些魔兽还在咆哮着,而且听声音它们似乎又增加了几只,元贝慌乱无措,即使那条峡谷虽然看起来长长的,长到即使用飞的也得花费一段的时间,但她就是害怕,耳边的咆哮声简直就像催命一样。

    元贝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屋里踱来踱去,忽然一声尖锐的咆哮将她吓得一下跳到木床上,拉起白色的毛皮铺盖。与此同时她摸到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是男人的剑。

    男人的神秘失踪本来就让她慌乱,看到这把剑她更慌了,武器都没有带,是走的太匆忙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回不回来了?

    门外的咆哮声渐渐变小,元贝颓然的坐到床上,很久没有享受过的柔软触感让她的心情慢慢的平复起来,她索性仰躺在上面,慢慢的她找回理智,青年很可能出去找吃的了,至于为什么不带剑,可能是压根不需要,他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也许徒手就能杀死像刚才那样的魔兽。想到那些魔兽的样子,光凭肉拳头解决那些魔兽?她真是疯了才会有这些想法。

    害怕的感觉再次压抑不住了,元贝将那把剑抱在怀里,相比以前她可是很镇定了,没有崩溃大哭也没有失声尖叫,她真是被磨砺的成长了不少,在这种念头下,元贝不想继续不知所措的在这里待下去,手里的剑给她壮胆,她想或许她应该出去试着找找青年,也许是匆忙之间忘了带剑,现在被困到哪处了也不一定。

    不知道什么原因峡谷对面的那些魔兽已经走光了,她抱着剑走到门前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笨极了,也许自己走不了多远就会碰到一只魔兽,那些饿极了的大家伙根本不会给她拔剑的机会就会冲过来咬断她的脖子,这柄剑也重极了,她单手勉强拿的住,想要持着它挥舞根本就是做梦。

    这时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青年背光而立,门外的风也随着钻进来,恩,今天青年身上的味道比昨天还清新些许。

    元贝的脑子还没有缓过来,青年看着她抱在怀里的剑,淡淡的问道“你在做什么?”

    “你忘了带剑。”元贝木然回道。

    青年嘴张了张,片刻发出声音“愚蠢。”带着嗤笑。说着从她手里拿过长剑。

    将剑随意的挂到墙上,男人便坐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倒了一杯水,缓缓的喝了一口,动作流畅优雅,在这个灰扑扑的,石头堆砌的房子里,青年的举手投足就像会发光一样,元贝觉得这家伙以前肯定也是一个贵族。

    青年喝完水就慢条斯理的回看她,元贝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视线,青年看了一会儿,一本正经的腔调说着讥讽的话“像你这样的,那些怪物们享用起来不会超过我刚才喝水的时间。”

    真是听够了这些话,那些山洞里的魔族们说话打趣的时候总是拿她开玩笑,她在那些魔族里算是瘦小的,那些魔族吓唬孩子不要乱跑的时候也会说“就这样的,一口都塞不满。”真是的,她厌烦这些话,就像她是一块用来逗弄魔宠的鲜肉一样,以前她喂那些自己豢养起来的魔兽的时候也会边喂边说“嘴这么大,一口都喂不满啊。”

    以前听到这些话,她总是尴尬的笑笑,现在元贝忽然有些懒得迎合了,那些做公主的时候心底里的骄傲悄悄的冒出来了一点,她双臂环抱着,昂着下巴,带了那么一点傲慢的语气“也许你该替那些魔兽担心,即使我会不小心滑到它们的胃里,我也会在它们的肚子上破开一个洞爬出来。”

    青年看元贝的眼神忽然闪烁了一下,继而他收回自己的视线没有继续说话。

    元贝维持着抱臂的姿势走到属于自己的干草堆上坐下,现在她的胸脯还因为气愤而大幅度的起伏。

    她不知道自己这次听到这些话怎么突然有点生气了,可能是因为那些山洞的魔族都是女人,而这里的是个男人的关系吧。

    青年看着眼前这个正在生气的女人,脸颊红扑扑的证明身体恢复的很好,明显起伏的胸脯和微微撅着的嘴让人怀疑她可能是在引诱他,可明显不是,别人噘嘴可能很可爱,可她的嘴噘起来像鸭子一样,真是丑死了,青年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元贝觉得莫名其妙。

    “你噘嘴的...咳咳。”

    你噘嘴的样子可笑至极,青年想这么说的,但他忽然觉得嘲笑姑娘的容貌会让自己有些失礼,但不知道怎么补救,只好咳嗽了两下。

    肯定是噘嘴的毛病又被嘲笑了,元贝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以前她生气的时候崖草会夸她可爱来着,她可没有这么害羞过。

    看着元贝收起了撅着的嘴唇,放下了抱着的双臂,青年心里闪过一丝遗憾,他轻咳一声“那么,我现在要和你说一下正事。”

    元贝全身紧张起来,也许少年就要说一些请她离开的话,她刚才不该生气,还说那些大话,她现在心里充满了懊悔。

    “你叫什么名字?”

    “元贝。”

    “贝姑娘,希望以后你不要再做出那么愚蠢的事情,这里到处凶恶的魔兽,它们可不会放过任何哪怕一点美餐,尤其是峡谷那边的魔兽,比这边的残暴了可不止一星半点。”他盯着元贝的脸,这次她没有生气,也没有噘嘴。

    忽略那点遗憾的情绪,青年接着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现在无处可去,正好我需要一个看房子的。”

    元贝的心里因为这句话忽然明亮起来,她终于不再低头盯着地下的干草,而去看说话的青年。

    “我有时候会长时间的不回来,在此期间你要保持这里的整洁,尤其是分布在外面的那五块石头,那是一个法阵,可以阻挡那些魔兽进入到这里,而你,要时不时的去检查确保石头没有被风动过。”这里经常有怪风肆虐,那些风有时候聚做一团,吹起一块大石头来毫不费力。

    元贝的心情随着青年的话陷入了巨大的喜悦里“我一定好好的看著那几块石头。”她眼里闪着光,无比郑重的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