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明月照大江 > chapter4
    天气预报提醒明天夜里有台风登陆龙海,今夜龙海市的夜空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清澄,江眠抬头望去,几颗遥遥悬着的星点仿佛与她亲切对视。

    小区单元楼下面,站着一对人,是安律师和她的校长前夫。

    今晚安莉是清澜出差回来顺道过来看看她,同时给她带了好几袋子的礼物,可怜江校长连一根草都没有。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离婚的夫妻便如同陌生人,但母女总归是母女,有天然的血脉相连。

    只是,不知道底下这对“陌生人”在说些什么呢?

    江眠坐在卧室靠窗的飘窗台,歪着头看向底下这对divorced couple,安莉穿着黑色职场套装,高跟鞋,长发剪短到及耳,原本离婚前温婉的贤妻良母穿上一身利落的女士西服,站在人高马壮的江之河前面,已经没有半分失势。

    反而她家江校长,条纹衬衫短袖,老式西装裤,皮带外扣,一手公文包,一手保温瓶,一如既往的中年直男风装扮。

    夜风习习,两人站在小区草坪旁,蚊子多得有些恼人。一块聊了两句女儿的话题,安莉想起刚刚女儿买回来的感冒药,开口问:“眠眠是不是感冒了?”

    为什么要问江之河,因为刚刚她也问了眠眠,但是眠眠告诉她没有,说是买着有备无患。可是,作为一个妈妈,尤其是一个不跟女儿生活的妈妈,对女儿的关心往往是缓不济急还无从下手。

    “眠眠感冒了?”江之河有些不相信,对妻子,喔,不,前妻说,“没有吧,傍晚去学校还挺精神的。”

    江之河这样一说,安莉就知道江之河也不太清楚女儿情况,面上自然一沉。

    结果,江之河还相当不要脸地来了一句:“前两天我倒是感冒了,眠眠回来那晚我就是……”

    咳,安莉没听江之河说下去。因为手机响起来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号码,对前夫说,“我走了,等会上楼还是给眠眠量个体温吧。”

    “……好。”

    “眠眠有什么情况,麻烦及时跟我说。”

    “……好。”

    “辛苦了。”

    这句辛苦,江之河慢了半拍回答,望着安莉这双要与他划清界限的眼睛,同样强调一句:“照顾自己的女儿,不辛苦。”

    ……如果,江眠听到楼下这两人聊天内容,绝对脑袋一转,撇撇嘴角发出一道不屑的切。

    安莉要走了,江之河开口说:“我送你。”

    “……不用了。”

    江之河还是送前妻安莉到小区后面门口,然后发觉安莉并不是跟他假客气。小区后门停了一辆奔驰车,车窗落下来,里头一个戴黑框眼镜的男人朝着安莉挥手致意。

    长得那个油头粉面。

    “他谁啊?”江之河眉头一横,下意识问。

    “同事。”两个字的回答,说完便走上了车,平飘飘的解释像是恩赐给他似的。

    江之河牙齿一咬,收了收腋下的公文包,目送奔驰车子扬长而去。

    当安莉还是江太太的时候,江之河觉得“安莉”这个名字有着说不出的温柔可人;只是当安莉成为了安律师,感觉就很不一样了。

    记忆里,安莉一直是一个温柔细腻的小女人,细声细语地说话,万事好商量的处事态度,外加一副柔软心肠,简直是最好的妻子形象。自然,安莉也做得很好,十年如一日地操持好家里的一切,默默无言到江之河差点忘了安莉除了是自己的妻子,眠眠的妈妈,她还是一个女人,也有自己的脾气和想法。

    只是这一切,等他有这个意识已经晚了,安莉非常坚决地跟他提出了离婚……

    上楼之前,江之河站在小区的垃圾桶旁抽着一根烟,他已经是二十多年的老烟民,安莉怀孕那阵子戒过一次,眠眠小时候闻不了烟味又戒一次;然而事不过三,两次都没有戒掉,后面江之河也就不为难自己了。

    一根烟了事,江之河回到家里,江眠还在卧室看书学习,他想起安莉的叮嘱,上前敲了敲女儿卧室的房门,关心道:“江大眠,你要不要出来量个体温?”

    然而语气,像是问要不要出来吃个宵夜一样。

    ……

    半会,里面响起江眠沉闷的回答:“不用。”

    “确定不用?”江之河追问。

    “确——定!”江眠加重声音回道。

    好,江之河不再打扰女儿用功学习了……

    房间,江眠脑袋一仰,头戴耳机,重重地落在了柔软的枕头上。耳机里,响着是霹雳巴拉的重金属音乐……

    ——

    第二天下午,江眠坐上小叔江之海的车子奔向老江家,给爷爷庆生。今天是爷爷八十岁生日,加上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台风登陆龙海,爷爷奶奶就让小叔叔过来接她。

    至于江之河,需要开完会才能赶过去。

    “你爸怎么比你这个高三生还忙啊。”江之海说。

    江眠敷衍回答:“他是校长嘛。”

    “校长又不教课。”

    “不教课才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事。”

    “咳,的确。”

    ……

    今天下午江眠上完最后一节正课就跟田老师打了声招呼,提前走了;结果田长胜在江眠走之后,重新进行了课桌排位。

    这是一轮大换洗,每个人的名字写在黑板上,基本以b类生包围a类生的排座思路。江眠和阮南溪成为了同桌,景照煜坐在阮南溪后面。至于张大贺,一个人被分配到了最前面。

    紧紧挨靠着讲台的左边。

    随着一道不满的“靠”,教室进入大规模搬动桌椅的场面,桌椅相互碰撞,又与地面摩擦,发出一道道撕拉声。外头刮起了风,原本大大敞开着的教室后门,嘎地一声响,直接被关上了。

    立马,教室里的喧闹声重了。

    因为今天有台风登陆龙海,所有年级的晚自习都已经取消,走读生回家学习,住校生到宿舍自习。对于学校而言,比起成绩,最重要还是学生安全。

    “……江眠的桌子在哪儿,谁帮忙搬一搬啊。”阮南溪突然一声喊,微微笑着环视一圈。阮南溪性格是全班公认最好的女生,但是性格好不一定适合当班长。由于大家都在忙,一时间也没人理会阮南溪,阮南溪顿时尴尬地站在最中间。

    就在这时,路过的张大贺贱兮兮地开口说:“校长的女儿就是不一样啊,不仅提前走,课桌也让别人搬,了不起啊。”

    “咳……”张大贺这样一挤兑,阮南溪更尴尬了。

    “而且座位也在最中间,这个待遇真是不得了呦。”

    咳,对比张大贺紧靠讲台的座位,江眠的座位的确处于中间黄金区。

    “我说班长,你就不能纵容这样的不良风气,就应该让校长女儿明天自己回来搬桌子,大家都是平等的,凭什么要为她效劳?”张大贺继续挑事。

    “张大贺……你……”张大贺一句又一句,阮南溪完全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一只手落在张大贺的肩膀,同样新来的景照煜对张大贺说:“让一让。”

    景照煜的手劲有些大,而且有意收了收。张大贺条件反射地转了个身,像是一条炸毛的狗撒泼在景照煜对面:“你干什么!”

    景照煜只是下巴略微一抬,面带笑意,然后以一种玩笑又挑衅的口吻说:“没什么,就是过去帮忙搬个桌子,顺便宣扬一下助人为乐的班风班训。”

    说完,俊秀的眉眼还冲张大贺一挑。

    这份随意,这份刻意,这份作秀!

    张大贺:“……”

    然后,不等张大贺反应,景照煜已经利落地越过张大贺,留张大贺立在课桌之间的走廊,痛、心、疾、首!

    反应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的面子完全被景照煜给赚走了!

    tmd!这厮段位很高啊!

    同为新来的同学,原本景照煜在张大贺眼里就是好学生一枚,即使不知道他为什么从军科大退学回来;但是能上军科大的,自然不会是差生。所以既然是好学生,那有个共同点,好的不起眼。

    结果,居然还有景照煜这种,助人为乐都那么高调!总之张大贺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因为——这位新来的“人民解放军”居然比他这个流氓混混还嚣张!!!

    ……

    江眠手机里,收到了王赛儿特意发过来的新座位表;座位表田老师写在黑板上,王赛儿用手机拍下照片。紧接着,王赛儿对她说:“江眠,你的课桌是我和军哥哥一块帮你搬的诶。”

    “……谢谢。”江眠在微信里道谢说。

    王赛儿又发了一条:“看到没,军哥哥就坐你后面。”

    江眠:“……看到了。”

    王赛儿又发来一串话,遗憾她和她不能坐在一起了。江眠不知道回什么,习惯丢了一个表情包过去。耳边,继续江之海的念叨。

    一路上,江之海都在给她讲所谓的人生大道理,江眠全程嗯嗯呐呐地应着,脑袋靠向另一侧。她很奇怪,小叔明明比她爸小十多岁,外人眼里正经八百的青年才俊,怎么就是一个话痨?

    “不过,你爸也不容易。”江之海又开始总结道。

    江眠真是听多了这句话,因为只要是江家人与她说话,都会与她强调这一点:你爸不容易。似乎对一个男人来说,离异带孩子是一件特别辛苦的事。即使她吃住全是阿姨负责,偶尔生个病也是她自己去校医院拿药,心情好与不好全靠自己消化。

    当然,她爸也关心她,那就是在学习上。每次模拟考成绩出来,就找她各种分析问题。让她觉得,她爸也只有在学习问题上对她上点心。

    “我爸怎么不容易了?”江眠忽地反驳江之海。

    江之海一顿,一时不知道如何反驳,然后默默地,拿起操控台上的依云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江眠抿了抿唇角,望着车外沉沉的云层自顾说了起来:“我知道的,像我这种父母离异的孩子,对任何一方都是一种负担。”

    “……”

    江之海喝水的时候差点呛住了喉咙。刚好前方转弯红灯,他侧头看向江眠问:“……眠眠,告诉小叔,你心里不是真这样想吧?”

    江眠回视了小叔一眼:“不然呢,你们每个人都对我说我爸不容易,这不是告诉我,是我让我爸不容易吗?”

    咳……

    江之海不否认,他刚刚的确有这个意思,对于江眠这位侄女,他关心不多,也了解不多。平心而论他更喜欢她小时候的样子,像是一个漂亮的小公主,可爱聪明到人人夸;连他不喜欢小孩的人每次看见了都要逗一逗。可是女大十八变吧……他大哥和大嫂离婚后,江眠就变得沉闷而敏锐。

    事实,如果大人一直将身边的孩子当小孩看待,一般是不太喜欢孩子的敏锐,即使她敏锐得很准确。

    “哈哈,哈!”江之海轻笑了起来,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大哥……是的,眠眠在我这。我先带她回老江家,你好了就过来吧。”

    副驾驶上,江眠偏了一下头,将手机放回怀里的背包里。手机短信显示,她寄出去的快递门卫已签收……

    江眠双手相握,抬头看向前方道路。

    车里的电台播放着今天的台风情况,不过这次台风对龙海的影响并不大,龙海市区街道依旧车来车往,唯一能感受台风过境,就是城市道路绿化树广玉兰摇摇曳曳……

    ——

    龙海的市树就是广玉兰,连龙腾中学都种植了不少广玉兰,校园门口门卫后面就有一棵几十年的老玉兰。傍晚五点半,学生和老师基本散了,江之河大致检查完一遍情况,大步地从2号教学楼下来。

    身后,跟着缠上来的田长胜。

    “你把景照煜放到我班就算了,你还把张大贺放在我班,校长……”

    “欸,我不是信任你嘛。”

    信任……信任你个鬼啊!你这个臭校长,坏得很!

    见田长胜憋着一张脸,江之河只好安抚地拍了拍田长胜的肩膀道:“老田,高三段班我最信任的班主任就是你了,不然我怎么把眠眠也放在你们班?”

    这样的肯定,田长胜有些受不了,嗤声道:“真是谢谢校长那么信任我啊。”

    “那还不是你自己能力好,管得住学生。”江之河笑着说,正要大步流星地从学校大门出来,门卫叔叔探出一个身叫住他,“江校长,有你的快递。”

    快递?

    ……

    月光照不透乌压压的云层,城市的灯火却远远近近一大片。

    台风似乎真的来了,别墅花坛外的灯影都有些飘忽。老江家,江眠一言不发地坐在闹哄哄的客厅,等待爷爷生日会开始……

    陈旧却温馨的房子,景照煜笔直地坐在一家三口的饭桌前,接过女主人递过来的一碗饭,礼貌道谢:“谢谢阿姨。”

    常青藤小区,王赛儿坐在书桌前,右手握着笔杆,左手却刷着微博。认真投入写作业的郑泽阳,就算妈妈在门外温柔地叫了他两声,还是浑然不觉。

    “阳阳,吃饭啦。”

    郑泽阳这才回过头,请求说:“妈,你们先吃。我这道题先解出来。”

    晦暗不清的巷子网吧外,张大贺跟着一帮人推推攘攘地等着小吃店老板的炸香肠,刺啦啦地油煎声将他肚子里的馋虫都勾出来,忍不住动了动发达的肱二头肌催促起来:“快点!”

    老板见这帮社会小青年长得凶神恶煞的,导致放辣椒的手一抖,结巴地问:“微……微辣吗?”

    “微……微你妹,要辣辣辣,变态辣!”

    就在这时,巷尾停下一辆尾号9的绿牌车,里面下来一位高大的中年男人。然后巷子里一伙伴对张大贺抬手一指:“大贺,那不是你新学校的校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