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怂怂[快穿] > 3.我拒绝你的套路(三)
    中午,萧平南又打电话过来了,这一次张嘴就是质问。

    “早上为什么挂我电话?”

    他心里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陈远青在这之前一直表现的挺乖顺,他按着课程走,半点岔子也没出,没花多少力气就把陈远青哄的服服帖帖,连手机都卖掉了给他筹钱买表。

    这还是陈远青头一回有这个胆子把他的电话挂掉。

    他原本想着要晾陈远青一上午,让他好好反省反省,哪成想杜云停一上午都忙着盘点原主家里的那点儿小金库了,根本没想起来给他回个电话。

    萧平南心里又有事,不敢晾他太久,少不得亲自打过来兴师问罪。

    杜云停可不惯着他,往沙发上一躺,信口便说:“我要工作。”

    萧平南听了这话却嗤了一声,“你那算什么工作?也就只有你把它当成个好差事。就算你拼死拼活,也赚不了大钱。”

    【不尊重劳动!】7777出离愤怒了,【怎么能这么侮辱群众的劳动成果呢!】

    萧平南还要打压他:“还不如早点儿不干了,来给我做做饭。我家里阿姨生病了,这两天没人给我做饭,吃都吃不好。”

    杜二少心想怎么不饿死你,嘴上却模仿着陈远青口气问:“怎么不点外卖?”

    “外卖?”

    那边儿萧平南的音调骤然升高了,像是很嫌弃,“那种油多又不干净的东西?你吃?”

    他顿了顿,不由分说下了定论,“晚上我去你那儿吃。你张罗几个菜,我要带朋友过去。”

    杜云停问:“什么朋友?”

    “管那么多干什么?”萧平南道,语气里有些不耐烦,“你又不认识——都是有钱人!”

    他把电话挂了。杜云停把手机捏的死紧,冷笑一声,“我给他脸了。”

    还给他做饭?

    杜云停看了眼小而阴仄的厨房,压根儿没有进去的想法,往沙发上一躺,继续琢磨原主的那本日记。

    陈远青有写日记的习惯,光是积攒下来的日记本就有厚厚一沓。杜云停一页页往后翻,很快在日记本里看见了萧平南的名字。

    内容很详细,忌口、衣服常穿的牌子、小的习惯......

    杜云停认认真真看,把其中觉得有用的东西都记在脑子里。

    7777惊讶地发现这个宿主看书速度还挺快。那么厚的日记,在他这儿倒好像是薄薄几页似的,没多久便翻完了。

    【你能记住?】

    杜云停说:【嗯。】

    7777倒有点儿刮目相看了。紧接着下一句就听杜二少补上句,【不过他的习惯可比顾先生的难记多了,我还活着的时候,顾先生每天穿的衣服共有多少颗扣子、哪一天和我说了几个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悠悠叹了口气,目光辽远,还带些可惜,【要是你晚点儿勾我魂.......】

    他说不定还可以看顾先生洗几次澡。

    7777:【......】

    刚才刮目相看的自己怕不是个傻子。

    *

    晚饭时间,萧平南果然带着人来了。一行五六个人全都打扮的像模像样,衬衫西裤,从头到脚都相当齐整,一副有钱人的派头。

    袖子往上一捋,个个儿手上都戴块璀璨的大圆表。

    杜二少眼睛毒,一眼就看出那表是仿的江诗丹顿,正儿八经的A货。

    他小声与7777道:【怕不是他们那个邪教组织团购的吧,钻都不亮,还比不上电视购物节目里998的那种。】

    那好歹还八星八钻呢!还送高压锅!

    7777竟然有点想笑。它及时忍住了,严肃道:【那是虚假宣传,我们社会主义要讲实话、做实事。】

    一溜虚假宣传的高富帅这会儿齐刷刷踩着皮鞋进屋了。杜二少一算,一共七个人,七个正儿八经的大水货对着他家指指点点。

    “房间面积的确有点小。”

    “连腿都伸不开,这才几个卧室?”

    “那是什么?——速溶咖啡?咖啡为什么要速溶,他难道还买不起一个现磨的咖啡壶?”

    水货头子自然是萧平南,头昂的都比别人高点。进屋一看桌子上空空如也,杜云停什么都没准备,脸色唰一下就变了。

    “阿青?”他说,“这怎么回事?”

    杜云停半点都不憷,反而眼睫一垂,模样看上去倒有几分乖顺。他小声说:“平南,这屋子太小了,我头一次见你朋友,怕给你丢人,要不......要不咱们去外头吃吧?”

    7777:【......】

    这位同志是个戏精啊。

    萧平南被他这一句“怕给你丢人”取悦了,神色缓和了不少。

    “吃什么?”

    他倒是半点也没担心对方没钱。反正就算陈远青只有一分钱,那也得花到他身上。

    杜云停不会亏待自己,说:“要不,就城南人家?”

    ——还是家高级餐厅。

    萧平南狐疑:“你从你爸妈那儿拿到钱了?”

    “不是,”陈远青说,“我刚刚拿了工资......”

    萧平南便不再管,一行人当真去了城南人家,打车去的。杜云停才不会留下来付车费,等出租车刚停稳便第一个拉开车门,嘴上说的冠冕堂皇:“平南,你招呼客人,我先去点菜。”

    “哎,哎!”萧平南扯着嗓子喊了他两声,杜二少连头都没回一下,萧平南也只得憋着气,沉着脸把钱给了出租车司机。

    七个人打了两辆车,后头的那辆也紧跟着到了。几个人从车里钻出来,谁都没有付钱的打算,自顾自打开车门喊萧平南。

    萧平南强忍不耐,又从钱包里抽出几张。

    “还是你有本事,”中间一个人说,“这小孩长得挺不错......”

    他们彼此交换个目光,都笑起来。陈远青生的脸嫩,好像身子骨都没像成年男性那样完全长开,格外有种味道。刚才和萧平南说话时,一低头,就露出后脖颈处那一块儿雪白柔腻的颈子,嫩的像刚抽条的柳枝儿。

    萧平南把钱包塞回去,不痛快道:“废话。要不是这样,我用得着在他身上花这么多时间?”

    他们玩PUA的,一向讲究的是速战速决,彼此比较的是推-倒的数量。这一两个月都花在陈远青身上,在萧平南看来,已经算是对他高看一眼了。

    几个人笑得更深。

    “作业交没?”

    萧平南知道他们说的是录像,这也算是PUA的规矩,到了三-垒的,都得把视频照片传群里,给大家都看看,欣赏欣赏。只是说到这儿,他免不得还有些心焦,“没呢,就他事多,不怎么给碰。”

    他不想在这群人面前丢了面子,又道:“不过也就这个月的事。”

    “传了记得先喊哥们儿几个看看啊,”那人说,意味深长,“拍全点,别整的跟上一回似的,都不带劲。”

    萧平南笑一声,权当是应下了。

    杜云停一个人先进的酒店。他自然不会操心那几个水货想吃什么,就对着菜单叭叭叭报自己想吃的菜的菜名,约莫点了二十七八个,这才把菜单一折,递给服务员,“就先这么多。”

    7777被他这阵势弄懵了,狐疑道:【你有钱?】

    杜云停慢条斯理把餐布铺开。

    【开什么玩笑。】

    7777教育:【我们是不能吃霸王餐的。不拿群众一分一线......】

    【不吃,】杜二少堵住二十八的嘴,【放心。】

    这一顿饭吃的格外舒畅。杜云停全程表现良好,听着桌上七个大水货一个接着一个地吹牛也面不改色,偶尔还给萧平南夹菜,低眉顺眼一副小媳妇模样。

    萧平南心情好了不少,对杜云停也有了好脸色,还起身给他盛了一碗汤,“阿青,多吃点。”

    杜云停心想,哎嘿,就等你这句话呢。

    他拿着根鸡毛当令箭,吃的相当迅速,各种菜都被他解决了不少。末了一擦嘴,趁着这会儿萧平南和他那帮子水货朋友还未酒上三巡,杜云停站起身,小声道:“我先出去下。”

    萧平南以为他是要去结账,点点头。杜二少于是从包厢里出来,脚步都没停,直直地冲着门口去了。

    管他谁结账呢,反正他是不可能当这个冤大头!

    怕服务员不知道,杜云停还专门嘱咐:“待会儿楼拐角的那个包间,就找主位上的那个结账。——今天他做东,你最好当着满桌人的面把账单大声念出来,他觉得这样显得他大方。”

    服务员面色古怪,半天才回了一句“好的”。

    杜二少于是从门口溜了出来。他站在夜风里,只觉得浑身舒畅。

    肚子里有了存货,人就有了底气。杜云停说:【我们搞点大的吧?】

    7777张嘴就是:【不许站街!】

    【别啊,】杜二少惋惜道,【咱们在街边上站站,说不定就能遇见个高富帅呢。】

    7777:【......】

    【要是我真找个高富帅私奔了,铁定能把萧平南气死,】杜云停摸摸下巴,【这是条捷径啊。】

    那人渣只能容忍自己祸祸别人,哪儿能容忍别人给他戴绿帽子?

    这不是侮辱他的男性魅力?

    7777:【......】

    它一板一眼,【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我们做事要脚踏实地,坚决——】

    【这条街上的高级饭店很多,】杜云停完全听不见它在说什么,【我觉得我们可以蹲到个大的。】

    7777想下线了。

    有一句话杜云停没说错,这条街上,高级饭店的确有好几个。他们站在这儿一会儿的工夫,前头已经是一辆辆豪车驶过去,杜二少跃跃欲试,满怀热忱。

    【呦!】他眼睛一亮,【这迈巴赫不错啊!】

    那流-氓样儿,就差再吹个口哨了。

    7777要是人形,这会儿准能上去呼他一巴掌。它恨声道:【你收敛点!】

    这是和谐社会!

    杜云停开口正想说什么,迈巴赫的车门已经打开,有人从车中钻出来。打眼一看,那双长腿显眼的很,下车的男人微抿着嘴唇,眉骨稍高,上头有一颗浅浅淡淡的痣,衬的眼很深邃,有些冷漠的味道。

    杜二少的眼珠子不会动了。

    7777简直没眼看他。

    【口水,口水!】

    杜二少还哪里管得了什么哈喇子不哈喇子?他愣愣地盯着男人,喃喃道:“顾......”

    7777:【?】

    “顾先生!”

    杜云停的眼里满是奇异的亮度,整个人好像猝然被一团火焰照亮了,脸上泛着崇崇光彩,“顾先生,真是顾先生,活的,能动的那种!”

    7777:【......??】

    它略一沉吟,问:【你说的顾先生......】

    该不会是你之前没谈成的那两个亿的大生意的拥有者吧?

    它的宿主这会儿已经听不到它在说什么了,兀自兴奋,【二十八,你真是个好系统!】

    知道我对他念念不忘,居然在任务世界里给我捏了一个!

    7777:【......】

    你当这是捏泥人啊,说捏就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