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怂怂[快穿] > 5.我拒绝你的套路(五)
    萧平南咬了咬牙,终究是重新又将手机拿了起来,不信邪地又拨了一次。那头仍然是嘟嘟嘟的忙音,女声一如既往的甜美官方,“您所拨打的......”

    萧平南胸膛起伏几下,将电话挂了。

    他转身去了陈远青家,立在漆黑的楼道里,嘭嘭嘭大声砸陈远青的家门。里头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动静,倒是上下的邻居忍不了,没一会儿就有个只穿着背心的中年男人拉开对面门,没好气地冲着他骂:“神经病啊?大半夜的不睡觉,抽你妈的风啊?”

    萧平南不敢再敲了。可他也不甘心就这么走,之前付的三千多块钱这会儿还肉疼着,他赔着小心,问:“大哥,这家的人有回来过吗?”

    “不知道!”男人吊起眉梢,“赶紧滚,再不滚没你好果子吃!”

    他砰的将门摔上,骂骂咧咧进屋里了。萧平南立在门前,使劲儿透过门缝张望了下。里头漆黑黑的一片,没有半点光。

    陈远青还没回来?

    ......陈远青干什么去了?

    他忽然听到底下有车开过来的声音。橙黄的灯影在墙壁上一闪而过,萧平南立马站直了,凑到窗边去看。

    停在这儿的是一辆崭新的迈巴赫。杜云停这会儿就在车上,仍然在那一句“喊舅舅”所带来的刺激中无法自拔,不仅魂没了,连心都空了,男人剩下说了些什么,他基本上半句都没听进去。

    怎么还带这样的呢!

    杜怂怂忽然失去了梦想。

    不是说专门给我捏的吗?——捏出来就是给我当长辈的吗?看得着却吃不着,这比看不着愁人多了好吗!

    顾黎亲自开车送他回来的,见他这会儿仍目光飘忽,便往座椅背上一靠,也不喊他,兀自点了一根烟,将车门打开,独自吐出一小口灰白的烟雾。杜云停回过神,只看见那一点橙红的亮光在男人指尖跳跃着,这会儿车里的灯都灭了,外头路上的劣质灯泡也没有多少亮度,就好像只有这么一点亮的、活着的光。

    他不知为何,忽然就心热了点,直直地看着男人手中的烟,着迷似的。

    顾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抖了抖烟灰,“想学?”

    “......想。”

    顾黎抽出了一根细长的烟,递到他指间。杜云停其实会抽,可由顾先生亲手递过来的烟,意义似乎又有些不一样——起码他的心里噗通直跳,不留神,大大吸了一口,呛得睫毛都被眼泪沾湿了。

    顾黎定定看着,小外甥的皮肤生的很白,这会儿低着头一个劲儿咳嗽,有些狼狈,又有种莫名的可怜劲儿。一截细白而瘦的颈子从衣服领口中探出来,由于领口大,还有一处微凸出来的骨节,这会儿也随着咳嗽起伏着。

    杜云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吸烟上翻船,咳的脸通红,抬都不敢抬头看男人。

    顾黎淡淡道:“还学?”

    “学!”杜云停缓过来,珍而重之捧着那根烟,眼睛看着的却是刚才还被男人叼在嘴里的那根。他有点儿意动,犹豫了会儿,话到嘴边却骤然拐了一个急弯,小声道:“我能把你.....不,我的这根烟拿走吗?”

    顾黎微微挑起眉。杜怂怂领会了他的意思,耳根也跟着一同泛起了柔软的嫣红,吭吭哧哧半天,终于小声喊出了口:“舅舅?”

    那声音又软又甜,嫩生生的,好像是团一戳就散的水豆腐。

    顾黎颔首。

    杜云停喊完那一声,勇气就已经消失了大半,低声说:“那......那我走了。”

    车门的锁解开了,杜云停拉开车门,心里头还有些遗憾。他并没马上上楼,而是仍旧站在原地,看着顾黎打方向盘,将迈巴赫开出去。

    杜怂怂伸长了脖子看车留下来的那团尾气,沉默地咂咂嘴,说不出的滋味。

    他忽然幽幽叹了一口气。

    【二十八。】

    7777已经不想再去纠正这个称呼了。

    杜二少说:【都怨你。】

    7777无辜的一批。杜云停又沉默一会儿,终究是忍不住道:【要不是他突然间变成了我舅舅,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他走?】

    7777惊诧地看他,心想难不成你还有把他强留下来的胆子?

    杜怂怂一字一顿地道:【当然!——我就算死,也要爬上他的车,死在他床上!】

    7777:【......】

    【唉,】杜云停一路叹气,说不出的惋惜,【可惜了我那两个亿的大生意。】

    都被那一句舅舅彻底扼杀在摇篮里了。

    【二十八,你下辈子一定会秃头的。】

    你简直是再世法海,而且比法海狠毒多了。法海顶多只是挑拨离间,你这是让天下有情人终成舅甥啊!

    他上了楼,却看见楼梯那儿有一团漆黑的影子。这会儿那影子就朝着他大步走过来,杜云停心情不好,挥挥手,“去去去,就算鬼这会儿也离我远点,让我清静清静。”

    “什么鬼?”那团黑影开口说话了,语气硬邦邦的,“你去哪儿了?”

    见青年不回答,黑影又向前跨了两步。

    “回答我!饭钱你也不结,一个人上哪儿去了?你必须得给我解释清楚——”

    他的手扣在杜云停手腕上,力道用的大了,握的人生疼。杜云停不乐意了,反过去啪地一巴掌拍在他手上,“你干嘛?”

    萧平南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陈远青居然敢用劲儿拍自己。他咬着牙,声音像是硬生生从喉咙里挤出来的,“那男的是谁?——你在外头的姘-头?”

    杜云停丧眉耷眼,又幽幽叹了口气。

    “我也希望是。”

    萧平南:“???”

    “可惜成不了,”杜怂怂简直要哭了,“成不了啊!”

    天要亡我啊啊啊啊!!

    萧平南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刚才人立在下头一直目送那车开走的情景,他看了个清清楚楚。就那么一个画面,已经让萧平南浑身不舒服,他当感情中的主导者当习惯了,只能允许自己蒙骗别人,却没办法允许别人对他之外的人有什么暧昧关系。就好像这么一来,他费尽心力建立起来的男性魅力便坍塌了,他又变成那个农村里出来的泥腿子。

    他嗓门一下子高了。

    “我他妈的跟你说话,你听不见吗!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杜云停没心思应付他,一下子把他撞开了,猛地用钥匙拧开房门,哭丧着脸进了屋。外面的萧平南半天才反应过来,一扭头只对上了个关上的房门,心里头的火顿时突突突往外冒。

    “陈远青!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没完了是不是?”

    “再这么着你小子就得挨揍了!”

    “......”

    门外又重新安静下来。萧平南愤愤地顶着风站了半个多小时,也不敢再敲门,只瞪着那扇门。夜里风有些凉,这楼年久失修,楼道里窗扇掉了大半个,风从窗里呼呼往他身上灌,灌的萧平南头晕。

    他一直到了天色将明才走,瞧那架势,倒像是气的狠了。

    杜云停才不管,夜里做梦都是顾先生。7777听见他迷迷糊糊惊叫了好几声,早上起来问他怎么了。

    杜云停沉默片刻,道:【我梦见顾先生在准备给我展示他那大生意时,拉开了裤子拉链,掏出了他和我妈的血缘鉴定报告......】

    这辈子都要有阴影了。

    7777:【......】

    下午,有另外的客人登上了他家的门。

    来的是一对夫妇,其中的女人和陈远青眉眼有五六分像,都是细眉秀眼,看着干净秀气,特别显小。杜云停一拉开门,心里就有了些预感,果然,那女人一看见他,便猛地啜泣起来,手一用劲儿,将他死死地抱住了。

    来的男人瞧着严肃冷淡,只是眼圈儿也有点红。杜云停骤然身陷这苦情剧的一幕,融合的却相当不错,按7777的话说,那就是充分具备演员的修养,眼角隐隐泛红,俨然就是激动却又不得不强压激动的陈远青本人。

    女人拉着杜云停的手,一定要将他带回家。杜云停倒是想跟他们回去,可现在还有一个萧平南的事儿没完,这时候也绝对不是回去的好时机。

    他摇摇头,“我就在这儿住的挺好的。”

    “这儿住的怎么能算好?”女人眼眶又红了,“就这房子,就这地段,你怎么能住?”

    这哪儿是她的宝贝儿子该住的地方!

    男人要成熟许多,阻止道:“他在这儿住的久了,老宅人又多,你让他搬回去,他会不习惯。——得慢慢来。”

    女人仍然在哭,哭着哭着,却忽然有了主意。

    “不跟我们回家也行,”她说,“要不你先住你舅舅家吧?他那儿就他一个人,房子宽敞,你也能住的清静。”

    她眼巴巴看着自己儿子,倒像是在恳求。

    “好吗?好吗??”

    杜怂怂心里的小人简直要跳起舞来了,恨不能现场给人表演个螺旋上天。

    好啊!!

    当然好啊,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安排了啊啊啊啊啊!!!

    杜云停眼睛都湿了,对着面前的女人情真意切喊了一句:“妈!”

    您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