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怂怂[快穿] > 6.我拒绝你的套路(六)
    陈远青的亲妈很满意,杜云停比他更满意。

    住进顾先生家里,这是他想也不敢想的事。

    至于什么舅舅......

    去他的,那也没有和顾先生同居重要!

    杜云停相当迫不及待,恨不能立马就去收拾东西。可这会儿当着女人的面,他又不敢全然显露出来,只好眼巴巴地看着。

    女人在给顾黎打电话。隔了挺远的距离,杜云停似乎都能闻到男人身上那股冷清的味儿。

    【二十八,我的生命又有希望了。】

    7777不想说话,7777只想打他。

    ——这都是什么鬼希望?

    而且,【萧平南怎么办?】

    杜云停嗯了声,有点儿诧异,【我看杜家挺家大业大的啊。】

    7777:【......】

    嗯?

    这关家大业大什么事?

    杜二少慢吞吞说:【我之前是没钱。】

    7777惊悚地望着他。

    【可我现在可以找人要钱了,】杜二少由衷道,【我能直接雇人给他断个根吗?一了百了,保证不脏了我自己的手。】

    反正那玩意儿要来也只是祸害社会的。

    7777直发毛,咽了口唾沫,机械音都有点儿抖,【宿主同志,我是个正经系统,我们这是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不是很支持采取这种暴力形式呢。

    杜二少哦了声,疑惑反问:【可我感觉我这就是维护了社会和谐啊?】

    【......】7777想,你这叫什么维护社会和谐啊!

    它电子音有点破音,【我们不支持暴力。】

    【间接的......】

    系统斩钉截铁,凶巴巴,【买-凶-杀-人也不行!】

    杜云停声音有点遗憾,【成吧。那我们就只好用那种成效慢的手段了。】

    他摸着下巴,【其实按我原本想的,回去后跟爸妈告个状,雇个人,把他那二两肉剁成饺子馅喂给他吃——说真的二十八,那一瞬间他后悔值要是没爆表,我能跟你姓。】

    7777想了想那个画面,随即默默把饺子这个词汇从自己的数据库里踢出去了。

    想着都让系统犯恶心。

    原本的计划被否决,杜云停并没马上搬走,空了两周收拾收拾东西,也是为了处理萧平南的事。

    他给萧平南发了短信,说是亲生父母找上了门,自己准备搬家。一个小时后,萧平南就上了门,连鞋都没换便进了屋,绝口不再提上次那顿饭钱的事,反而急匆匆问:“阿青,你要搬走?”

    杜云停不动声色:“我还没有决定去还是不去。”

    “去当然要去,”萧平南说,“阿青,他们扔下你这么多年,多少会给你补偿,这也会让他们心里好受一些。”

    他顿了顿,接着道:“但是阿青,你要知道——生恩是不如养恩的。这么多年没见,他们也不一定会是真心待你。”

    杜二少说:“可他们想让我回去。”

    “回去?”萧平南摇头,“阿青,那可不是平常人家,他们从小要学的东西那么多,又是金融,又是计算机,又是股票证券人际往来,而你......”

    他的目光从上往下溜了青年一圈,好像在看什么不成器的东西,又摇摇头,“你怎么适应的了?他们也只是客气客气,谁也不会真心想让你回去。你跟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杜云停没有说话。萧平南以为他被说服了,接着道:“你要是进去了,会被吞的连渣子都不剩。而且阿青,要是你真回去了,还怎么和我在一起?你爸妈怎么能接受我一个男人?”

    青年重新把头抬起来,目光澄澈,“我好好和他们说。”

    “好好和他们说怎么管用?”萧平南哑然失笑,“他们是不可能接受的。所以阿青,别回去,听我的,我是不会害你的。”

    7777:【......不要脸。】

    杜云停深以为然。

    萧平南自然不会想让陈远青被认回去。一旦被认了,陈远青的亲生父母定然会对儿子的人际关系加以处理,萧平南躲不掉,迟早会被挖出来。

    他的伎俩,对付陈远青还足够,可对付商界打滚的老狐狸,那便完全不够看。

    要是真被发现了不对,还会引火烧身。

    不如让陈远青去要一笔钱,仍然牢牢被他握在掌心里,这样踏实。

    杜云停看穿了,脸上却不显,只垂下头,半天没再说话。

    萧平南当他已经默认了,心里石头放下大半,又盘算着到底让原主找爸妈要多少钱。

    “他们要是给你,你就接。你过的这么苦,收他们点钱算什么?”

    前世,陈远青并没有接。他对父母的确怀有芥蒂,毕竟从小到大并未感受过来自亲生父母的关怀,再加上有萧平南一直在其中挑拨,让他也着实没了回家的信心;可他也不想拿了这对夫妻的钱就走人,因此只是客气回绝,表示之后不需要再相见。

    杜云停还蛮喜欢陈远青这一点。虽然单纯,可却有明确的是非观。

    相比之下,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装逼惯犯相当碍人眼。

    萧平南却已经为陈远青这几天对他的反常态度找到了借口。显然是陈远青的亲生父母和儿子接触,说了什么,才让一向乖巧听话的陈远青忽然间对他如此冷淡,他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合,轻声道:“阿青,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

    青年低着头,默不吭声。萧平南继续道:“你得相信我。——这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哇,杜云停对7777感叹,【听啊,他居然觉得他还有未来。】

    可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

    坐了一会儿后,杜云停送萧平南下楼。萧平南立在楼梯的阴影里与他道别,手轻轻一环,情意绵绵来拉他的,“阿青。”

    PUA课程说,打完一棒子一定要给颗糖吃,才能让人死心塌地。杜云停避开了他的手,萧平南也没在意,继续说:“其实,不管你的爸妈怎么想你,你对我来说都是特别的。”

    “是吗?”

    楼道里很黑,遮去了杜云停大部分的面部表情,只露出一小截光洁消瘦的下颌。青年沉默了会儿,低声说:“可是我很普通。”

    萧平南笑了笑。

    “是普通,”他说,“可谁让我喜欢你呢?——这就足够让你不普通了。”

    “......”

    您老人家可真会抬高自己啊。

    萧平南塞完糖,心满意足地走了,临走前不忘嘱咐杜云停睡觉时给他发条短信。杜二少嗯嗯啊啊地应了,没一会儿就给他发短信,语气乖巧:我休息了,你也早点睡。

    过了会儿,萧平南的消息回过来了:晚安。

    杜云停看着那消息界面,挑了挑眉,把手机往床上一扔,随即弓着身子在衣柜里找衣服。7777一板一眼问:【不睡?】

    【睡什么?】杜云停把衣服套身上,吹了声口哨,【精彩的夜生活这才刚刚开始。】

    他对着镜子来回扯自己领子,问7777:【怎么好看?是领口大点,还是小点?】

    7777看了眼他这会儿都快能直接去做心脏移植手术的领口,神情一言难尽,【......小点。】

    杜二少赞同地点头,【明白,大家都喜欢白莲花。】

    他于是把领口严严实实扣上,伪装的好像是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小白莲。

    小白莲嫩生生、软乎乎,对着手机屏幕看了眼亲妈给他发来的地址,随即把手机一揣,意气风发,【走,咱们先去感受下我之后要无数次睡的床。】

    和人。

    半小时后,杜二少蹲在了顾黎的别墅门口。

    夜间有风。他蜷缩在墙壁的阴影里,把自己缩成一小团,只穿了件衬衫,被冻的微微发着抖,鼻头都红了。

    杜云停吸了吸鼻子,伸手摸自己口袋,没摸出半张纸。

    他和7777打商量,【二十八,赊账借张纸行吗?】

    系统干巴巴:【宿主同志,虽然我们的确有兑换系统,但每一次任务分数都是要等到任务完成后才能给出并兑换的。】

    杜云停哦了声,继续打商量:【所以能赊吗?】

    【......】

    杜怂怂又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嘴巴微微张开,看上去像是要打喷嚏。

    几秒后,一张卫生纸突兀地出现在了他手中。

    杜云停握紧了,发自内心道:【二十八,你真是个好系统。】

    7777说:【前几天你还说我秃头。】

    【不秃不秃,你一定有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

    系统觉得这话听起来也不大对味儿。

    杜云停擤完鼻子,又问:【那么,有乌黑秀发的二十八,你愿意再赊账给我一面小镜子吗?或者强生?】

    7777:【......】

    【我来之前抹了婴儿润肤露的,】杜云停摸摸自己手和小臂,【可是这会儿好像没那么滑了。】

    7777:【......】

    所以说,你皮肤要搞这么滑干什么!

    杜云停倒是有理有据,【万一顾先生忽然想摸我呢。】

    正经的系统直打哆嗦。

    就在这时,他们终于听到了汽车的声音。顾黎回来了。

    杜怂怂一秒进入角色,飞快拿手使劲儿揉了两下眼角。

    车不是熟悉的迈巴赫,而是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司机为顾黎拉开车门,里头的男人膝盖上还放着笔记本,仍旧在看文件,司机恭恭敬敬道:“顾总......”

    顾黎的手揉了揉额心,将笔记本一合。他抬起头,却看见墙角那边站起了一个影子,青年皮肤柔软白皙,这会儿抱着双臂,微微地发着抖,眼角嫣红一片,像是刚刚才哭过,“......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