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怂怂[快穿] > 7.我拒绝你的套路(七)
    已是深夜。杜云停没有穿外套,这会儿还交叠着双臂,好像是要从那一件薄薄的衣服上汲取到点残存的热度。顾黎这么打眼看去,却觉得对方的眼睛好像是亮的,在怯生生底下还存着一种奇异的火光。

    他将笔记本电脑从膝上拿下,与小外甥的目光撞上。

    几分钟后,杜云停进了顾家门。

    “舅舅,”青年小声说,“会不会打扰您?——真是对不起,我那边临时出了点意外......”

    顾黎侧过头,看见跟在斜后方的人眼角这会儿还残留着薄红,好像是刚刚才哭了一场。他唇线微微抿直了些,在沙发上坐下。

    杜怂怂就在他对面坐了,双手放置下膝上,看上去相当乖巧。

    “谁欺负你了?”顾黎声音淡淡。

    面前人轻微哆嗦了一下,随后猛地垂下头。

    “看您说的......”他轻声说,“哪儿会有人欺负我呢。”

    话虽这么说,肢体语言与面部表情却无不证明顾黎的猜想正中红心。顾黎于是又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心下有了别的打算。

    他说:“去洗漱。”

    杜云停于是抱着顾黎丢给他的浴袍,难掩兴奋地进浴室了。

    门反锁上,窗帘拉好,杜怂怂瞬间解放天性,猛地把脸埋进那浴袍里,【啊——】

    顾先生的芬芳!

    爱情的味道!!

    他亢奋地反复揉搓底裤,7777声音干巴巴:【那都是新的。】

    杜怂怂啧了一声,很可惜,【是啊,为什么是新的?】

    【.......】

    7777没话和他讲了。

    杜云停从沐浴露瓶子里挤出了一大团,在手心揉搓过后,轻而易举便起了泡。洁白丰盈的泡沫全都是在顾先生身上闻到过的清淡雅致的味道,杜云停抹着抹着,陶醉道:【就好像淹没在了顾先生海里。】

    7777:【......】

    赶紧出去吧,再不出去,你都得被泡皱了。

    杜云停不想要皱巴巴,没一会儿便恋恋不舍出来了。他把全新的底裤往身上一套,拉了拉那大了一圈的裤腰和过大的裆部,又开始别有意味嘿嘿嘿,嘿的系统头皮发麻,恨不能当场把他敲晕了事。

    它从来不知道,一个声音好听长得也挺优越的人居然能发出如此猥琐的笑声。

    7777被嘿的忍无可忍,电子音咆哮:【现在就出去!】

    【好,出去,出去。】

    反正已经占了大便宜,杜怂怂乐颠颠地出门。

    一出浴室门,小白莲模式秒转,乖巧地跟在顾黎身后转,眼巴巴的。

    “舅舅,那我今天怎么休息?”

    7777生怕他张嘴便是“要不我们一张床”,好在杜怂怂看上去嘴还是有个把门的,只敢在心里想了想,转了圈也没敢吐出来。

    顾黎在吸烟。他将烟头在烟灰缸中按灭了,说:“你睡客房。那个房间有人打扫。”

    杜云停居然也没反对,乖乖去客房休息了。

    系统看不懂了。

    这可不像是杜云停,来了人家家了,居然能甘心就在客房睡一晚?

    难不成是真转性了?

    【你怎么老这么想我呢,】杜怂怂义正言辞地教育,【人也是会改变的!】

    7777对此持怀疑态度。

    杜云停抱着被子又开始小声和它打商量,要赊一瓶润肤露。7777这回义正言辞:【不行。我们做事要讲规则。】

    杜云停很遗憾,半天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那成吧。】

    7777略满意。

    【我没了润肤露就睡不着,】杜怂怂盯着天花板,【那我们来讲故事好了。】

    7777:【???】

    杜云停清清喉咙,开始在脑袋里给系统讲黄-段子。正经系统7777连一段都没有熬下去,几度失声尖叫甚至愤怒下线,可再次登上,还是同样的精神折磨。

    铭记爱与道德的系统很快就溃不成军了,哭着赊给他一瓶强生婴儿润肤露。

    杜云停摸着那瓶子,满意了,【哎,早这么着不就成了。】

    7777:【......】

    我看你就是欺负我要脸!

    杜云停哼着歌,把自己抹的香喷喷,滑嫩嫩。

    从头到脚,像块水豆腐。

    凌晨两点,市内天气骤变,有雪亮的光在窗外一闪而过。紧接着是轰隆隆一阵响过一阵的雷声,仿佛是贴着窗子炸开的。

    杜云停一直没怎么睡,这会儿听见了雷声,嘴巴一瘪,低声嘤嘤嘤:“嘤,好可怕,好吓人啊......”

    7777:【......?】

    杜云停持续嘤:“啊啊啊,好可怕啊......”

    系统满心莫名其妙。杜怂怂一卷自己的小被子,兴冲冲下床捞枕头,“这么可怕,我肯定是没办法一个人睡的呀!”

    7777被他这骚操作震惊了。半晌后才不可思议地道:【所以你专门看了天气预报,就为了找——】

    找打雷的这一天晚上来好能赖到人家床上去?

    杜云停已经像条鱼似的溜出了房门,兴高采烈去人家房间门口了。

    顾黎的梦做得昏昏沉沉。他的睡眠质量并不好,没有一夜能够睡得安稳,总是充斥着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梦。

    这一次好像也不例外。梦里人看不清脸,却有一双眼角微微下垂,看上去狗狗一样无辜又澄澈的黑眼睛,湿润润,水淋淋,像水银里泡着的两颗黑水晶。

    他闭着眼,意识却是恍惚的,像是在睡着,又像是在醒着。

    “顾先生......”

    “顾先生?”

    顾黎辨不出,这是梦里人的声音,还是现实。

    他忽然听到门咯吱一声。这声音如同一个钩子,一下子将他从沉沉的梦境底部钓了出来,他猛地抬起眼,坐起身,看见自己房间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了。那只手很白,手腕纤细,仿佛轻轻一折就能断。

    房门彻底打开,他的小外甥站在门口,手里还抱着个枕头,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

    “舅舅,”青年小声地说,“我可以......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他的手微微用力,把枕头抱得更紧。

    “我怕——”

    顾黎揉揉太阳穴,刚想询问对方怕什么,就听见窗外骤然响过一声惊雷。杜云停的腿又颤了颤,好像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了,却还是硬生生撑平眉心,“要是不行也没关系,我可以去睡柜子的,舅舅,那你继续......”

    顾黎蹙起眉。

    “等等,”他喊住人,皱眉打量,“睡柜子?”

    杜怂怂无辜地与他回视,顾黎盯着他的眼睛,说不清心中究竟是什么滋味。

    他最终在床上拍了拍,颔首示意,“过来。”

    杜怂怂立马过去了,颠的像只被主人召唤的小狗。

    卧槽卧槽,他睡上了顾先生!

    7777不得不提醒:【......的床。】

    杜云停才听不见。四舍五入,就等同于睡上了顾先生!

    他简直要把头埋进被子里小声笑,又害怕把顾先生给吓住,只好扭着身子把头转向另一面,生怕被人看见。顾黎在他身边躺着,一只手手腕摊在额头上,静静沉思。

    不一会儿,身边传来了一声噗嗤声。

    顾黎:“......?”

    杜怂怂瞬间敛容:“......”

    乐的太过了,一不小心乐出声了。

    他赶忙重新端起人设,尽职尽责地发抖,一面抖一面小心翼翼试探着把小腿往那边探。脚尖微微碰着一点热源,就跟受惊了的兔子似的,猛地缩回去。

    跟系统死皮赖脸换来的那瓶润肤露很有作用,不仅皮肤滑了,还满是奶香气,被窝里都芬芳四溢。顾黎的胸膛微微震动,忽然出声道:“陈远青。”

    “嗯?”

    顾黎想问,你用的是我的沐浴露,怎么是一股奶味儿?

    他顿了顿,这句话没有问出口,只是仍旧无法睡着。杜云停与他靠得近,也察觉到了他的烦躁,在黑暗中扭过头来,轻声问:“舅舅,你睡不着?”

    顾黎嗯了声,有些焦躁。

    “老习惯。”

    房间中重新陷入一片静默。片刻后有细细瑟瑟的动静,被子微微鼓动,过了一会儿,顾黎的袖口处紧了紧。他低下头,发现袖口被身旁人的手攥住了。

    青年的眼睛在黑暗中也很亮,声音与他梦到的人的音色奇异地混合在了一处。

    呼吸的热气就在脸旁,好像是热的,烫的他脸微微灼烧起来。

    “舅舅,那我可以这样拽着吗?”

    顾黎闭着眼,胸膛起伏几下,并没说话。

    那就是可以了。杜怂怂安心地把袖子拽的更紧了些,额头抵在上面,像是幼兽一样嘟囔着,“晚安。”

    “......”

    晚安。

    这两个字好像是句魔咒,顾黎睡了过去,再没做梦。

    第二天一大早,杜云停被电话吵醒了。

    “是这样的陈先生,”那头的店员恭敬道,“您在我这儿预定的表已经交了定金,今天是补款的最后一天,您......”

    杜云停还没睁开眼,迷迷糊糊,下意识反问:“表?什么表?”

    后头却猛地反应过来,对了,原主还有块准备送给渣攻的表!

    杜云停猛地坐了起来。

    【醒醒二十八,】他亢奋道,【咱们有钱了!】

    那钱,扔了也不能给那混蛋玩意儿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