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怂怂[快穿] > 9.我拒绝你的套路(九)
    7777发出滴滴的消息提示音。

    杜云停:【......怎么?】

    【您刚刚说出的那个词,属于不文明词汇,】7777道,【即将进入教育模式......】

    杜云停难以置信,【你说靠?】

    哪里不文明了!

    7777:【两次警告。时长延长至九十分钟——】

    杜二少赶忙改口,【靠我自己肯定是不行的。我刚刚断句没断完,没断完。】

    见鬼了。

    天要亡我。

    杜怂怂往床上一躺,萎靡不振的。

    不能说黄-段子逗二十八,也不能睡顾先生,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他就说!

    当初还不如做鬼,还能去看顾先生洗澡!!

    杜云停后悔不迭。

    第二天,顾黎的司机来这边接他,要去陈家吃顿团圆饭。

    司机大哥在驾驶座开车,忍不住说:“顾总今天心情不怎么好。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不喜欢别人说话,等会儿记得少说点。”

    杜云停哎了一声,“谢谢大哥。”

    他抱着自己的书包规规矩矩坐在后座,声音软软的,“大哥,我舅舅他为什么心情不好啊?”

    司机说:“嗨。这谁知道,可能是没睡好?”

    他解释道:“顾总一直有失眠的毛病,前些年试过吃了各种药,什么法子都试了,都没用。”

    杜怂怂一愣。

    是吗?

    他看顾先生那一晚上睡得很好啊?

    前头正好是一个红绿灯,司机踩了刹车,许是看着杜云停亲切,又与他低声感慨道:“顾总一个人辛苦。公司事情多,本来每天光是批文件就要批到半夜,可就这样,他还是睡不着......”

    绿灯亮了,他接着向前开,“就这么着,铁打的身子骨也不中用。陈少爷要是回头有什么法子,也劝劝顾总。”

    杜怂怂目露心疼,恨不能马上飞奔过去做顾先生的贴心小棉袄。

    既贴心,又贴身。

    陈家人口还算兴旺,老宅里陈远青的爷爷坐镇,底下有三个姑姑,一个小叔。陈远青的爸是长子,因此继承家业,如今也是公司里的掌门人。

    好在家里虽然富有,但家风清正,杜云停并没受到什么为难。几个姑姑挨个儿把他拉着手看来看去,捏着那脸啧啧,摸着真挺嫩,又滑。年轻人皮肤就是好,她们这种年纪大的,不管用多少保养品,都没办法保养到这个程度。

    顾黎就坐在旁边,独自抽烟。

    “怎么还抽?”

    陈母横了他一眼,坐过去,伸手把他手里的烟卷抽出来。

    顾黎抬眼看看她,喊:“姐。”

    “知道喊我一声姐,就别糟蹋自己身子,”陈母说,忍不住叨叨,“你也是马上三十的人了,年纪不小,身边没个知冷识热的人可怎么办?上回说林家的小女儿,你也不知道上点心......”

    顾黎把她手里的烟又拿回去,按灭了,淡淡道:“我们不合适。”

    “你都没和人家姑娘接触过,怎么知道不合适?”陈母气急,“这个不合适,你总得再试着找着其他的吧?”

    杜云停这会儿一直侧耳听着呢,听见这条件简直想跳出来大喊一声,妈,你看我怎么样?

    保证知冷识热,懂事听话——别说懂事听话了,你让我跟着顾先生喊你姐都行啊!

    他蠢蠢欲动。

    陈母:“怎么着也得找个姑娘啊!”

    “......”

    杜怂怂蠢蠢欲动不起来了。

    他下头多了二两肉。不,说不定还没二两。

    现在去趟泰国还来得及吗?他想做点小手术。切掉一部分,增加两部分的那种。

    他与7777打商量,【二十八,你说,要是我去做了变-性手术,我妈能允许我给顾先生生孩子吗?】

    7777的数据库差点卡死机,给他打了一长串问号。

    什么?!

    杜怂怂还在仔细琢磨,【我觉得可以啊,到时候萧平南突然间发现我变女的了,嘿!那打击也挺大的,虐渣值说不定能满!——我还能把他也送去做个手术,到时候做一对甜心姐妹花!】

    【......】

    还甜心姐妹花。

    7777想把他打成豆花。

    饭吃到一半便是例行的催婚场面。陈老爷子和几个姑姑都不开口,只有陈母在说自己弟弟,说了见他只是神情淡淡便知道他不操心,只好一个劲儿叹气,张罗着又要把哪个的女儿或妹妹拉出来给他见见。顾黎也不吭声,直到饭后才说:“姐,不用操心。”

    “怎么能不操心?”陈母说,“你们家就你一个......”

    她好像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不再吭声,独自坐在椅子上发怔。顾黎把长腿伸展开,他比陈母高了不少,两人五官也并不相似,陈母是淡淡的,细眉秀眼,透着股温柔气;顾黎却眉眼深邃,眉骨有点高,从头到脚都带着不好接近的冷意。

    说是姐弟,实际上一点都不相像。

    半晌后,陈母像是妥协了,拢了拢肩上披肩,“你的事,你自己做主,看着办吧”

    她顿了顿,又问:“最近还失眠?”

    “......”

    顾黎听到这一句问话,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

    他目光落在小外甥身上,青年正被陈老爷子拉着说话,显然很讨老人喜欢,这会儿正把什么东西往他手上套。陈远青背对着他,露出细细白白一截颈子,尾端的那一小簇头发毛茸茸,看上去很柔软。

    他又重新将视线移开了,回答:“对。”

    陈家人都见惯了好东西,陈老爷子把一个通透的玉镯子往杜云停手上套,难免就看见了那条红链子。上头的小金猪摇摇晃晃,相当轻,完全没有足金该有的分量感。

    他托着那链子看了会儿,又看看杜云停。

    “这个去了吧?”

    这种假东西,还配不上他孙子。

    青年赶忙伸一只手捂住了,小声道:“爷爷,这个不行。这是......是别人送我的。”

    说完这一句,他耳朵都烧红了。陈老爷子也经历过青葱岁月,看见他这表情哪儿还有不懂的道理?便点点头,笑着说:“好,好啊。是什么样的小姑娘?”

    杜云停脸烧得更厉害,腼腆道:“您别......”

    他悄悄看了一眼顾黎,开始滔滔不绝夸自己心上人。

    长得特别好看,腿相当长,身材也好。关键是人虽然看着表面上冷,却有种细节处的温柔,说起来,那真的是从头到脚挑不出一点毛病。

    陈老爷子越听越开怀,“这孩子,怎么这么会夸人?嘴这么甜?”

    他招呼几个人都过来听,顾黎也迈着长腿过来,听了个囫囵。

    杜怂怂夸着夸着就心猿意马了,心想不仅身材好,那什么还贼大,底裤裤腰我穿着都大一圈。

    啧,啧啧......

    他今晚有可能去和顾先生挤一挤吗?

    杜云停觉得很有可能。

    虽然他还没搬家,但机会,总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嘛。

    *

    当晚,杜云停拎着菜刀,硬生生把自家水管给砍漏了。整个屋子都被弄成水帘洞之后,他如愿以偿又住进了顾黎家,这回不用人说,他自发自觉就厚着脸皮进了顾黎卧室,洗白白之后往那床上一躺,幽幽感叹:【这就是我命中该来的地方。】

    7777:【......】

    杜怂怂一翻身,趴在枕头上使劲儿嗅闻。

    啊!顾先生的芬芳!

    他羞答答道:【我也好想要一条这样的啊。】

    带回去珍藏。

    一扭头,他看见男人就站在门口,正注视着他对自己的枕头又闻又蹭,神情奇怪。

    杜云停:“......”

    他猛地伸手,把枕头的褶皱给捋平了,诚恳地问:“舅舅,你家用的是什么洗衣液?——味道还挺好闻。”

    7777为他的脸皮和化解危机的能力所折服,简直想给他啪-啪鼓掌。杜云停不搭理它,只偷偷地用衣袖去擦刚才不小心滴到枕头上的口水,几下给蹭没了,只留下两个深色的小点,被杜云停用身体挡着,目光正直又专注。

    顾黎沉默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终于迈步过来了。

    “不是我洗。”他说,“不知道。”

    也是,杜云停心想,顾黎还得管公司,哪儿有心思做这些家务?

    杜二少说:“舅舅,用阿姨很不方便的。平常一些东西,不好都交给外人。”

    顾黎侧过头,望着他。杜怂怂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思,搓着双手道:“我给你洗吧?”

    我包内-衣!床单!枕套!以及所有贴身衣物!!!

    说不定还能摸到那两亿大生意......

    杜怂怂心神荡漾,不能自拔,就差嘿嘿嘿地笑出声。7777简直没眼看了,一个劲儿地咳嗽,试图提醒他冷静一点。

    杜小白花于是又强行把绽放的花瓣收回去些,装作含苞待放,“我也想帮舅舅做些什么。”

    比如爱。

    顾黎说:“不用。”

    他心底存着事,有更重要的事要验证,因此早早就上床休息。杜云停特别有心机地找他借了本书,只留下一盏昏黄的床头灯,靠在床头慢慢翻阅,等灯关了,就默不作声钻进被子里,悄无声息地脱睡裤。

    顾黎眼睛猛地睁开了。面前人动了动,小声说:“舅舅,我习惯不穿裤子睡。可以脱掉吗?”

    “......”

    顾黎没有说话,只沉沉盯了会儿青年在黑暗里头也发着光的眼睛,过一会儿抿住了嘴唇。杜云停把这当默认,飞快把裤子甩了,裤脚那一小块柔软的布料擦着男人的手臂飞过去,稳稳落在地上,他把被子向上拉,发出一声小小的、舒服的喟叹。

    “嗯......”

    男人声音忽然冷冷地响起来了,不容反对,“睡。”

    杜云停试图在被子里活动活动筋骨,最好再做一套睡前腿操,好全方位无死角地展现他那一双涂了身体乳的长腿,“那什么......”

    顾黎一把把他的被子按住,命令,“睡!”

    ......

    这回世界安静了。

    杜怂怂缩在被子里,不敢再动,又是痛苦又是甜蜜地和7777感叹,【都是舅舅这俩字,阻隔了我幸福的路。】

    7777默不作声。

    它比杜云停这种宿主听力好,再捋一捋故事线,立马就发现,顾黎这个舅舅,压根儿和陈远青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根本就是个认的。只是因为两家关系好,被陈远青的外家认了干儿子,所以才喊陈母一声姐姐。

    可这事儿,打死它也不能和这个宿主说。

    现在还不知道呢,杜云停这各种花样都没停过。

    这要是知道了,杜云停能马上躺人家身底下去!

    7777这种正经系统,绝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在它眼皮子底下发生!不然,它怎么对得起主神这么多年对它的谆谆教诲?它怎么对得起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它还怎么率领宿主建设和谐社会??

    因此7777停顿了一会儿,难得地附和了。

    【是的宿主同志,你说的没错。】

    为了社会和谐,请让你通往幸福的道路永久塞车,谢谢合作。

    无奈杜云停根本不可能这么歇着。他眼睛一转,腿操不能做,新的点子马上又出来了。

    “我背上痒痒,”他小声说,“舅舅......能帮我挠挠吗?”

    顾黎的呼吸微微一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