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怂怂[快穿] > 11.我拒绝你的套路(十一)
    很快,楼主就亲自给他发消息过来了,语气很慌。

    “姐妹,你说的是真的?”

    杜云停心想,你们之间的称呼还挺别致啊,“真的不能再真了。我跟你说,我之前就是他们村出来的......”

    紧接着,杜云停给对方讲了个“年轻人在外头胡搞乱搞结果染上了艾-滋一气之下伪装高富帅报复社会”的故事,起承转合俱全,地点细节一清二楚,讲的跟故事会似的,听上去就特别靠谱。刚跟萧平南睡过的小男生几乎要被吓尿了,发过来一连串哭的表情。

    “那怎么办?我要是染上了,我绝逼点一把火把他烧了!”

    “没事,没事,”杜二少安慰他,“你先去医院做个检查。你那什么的时候,让他戴小雨伞了吧?”

    都是常年在外头混的,这点基本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有。“戴了......”

    他想起来,自己也起鸡皮疙瘩,“卧槽,昨天他还说不想戴,还是我死活非让他戴上的!他肯定是刻意想传给我!人渣!!”

    杜云停:“......”

    说真的,萧平南肯定没这个想法。

    只是因为不带伞直接狂奔比较爽而已。

    “戴了就行,”杜二少噼里啪啦打字,“肯定没事,上天保佑好人。”

    专收萧平南那种渣渣。

    小男生再三感谢他提醒,立马揣上病历本上医院做检查去了。杜云停把键盘一推,心里说不出的舒爽,伸手去摸糖吃。糖是他从顾黎家顺回来的,顾黎真当他是小朋友,还给他买奶糖,杜云停剥开糖纸,把奶糖含进嘴里,感叹:【看吧,都说了不要乱搞,很容易出事的。】

    不仅容易得病,还容易失去人民群众的信任。

    7777静静看他。

    杜云停:【我不一样,我不乱搞的,我只搞一个!】

    他含着奶糖嘭嘭捶自己胸口。

    【二十八,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可是个正经宿主,五讲四美好青年!】

    7777:【......】

    有本事你在之前一脸含-春模样让别人帮你挠痒痒时,再把这话说一次。

    杜云停嘿嘿嘿地笑,笑的让7777想违规打他。

    【二十八,说真的,你既然都给我弄过来福利了,为什么又非得把福利给安排成我舅舅呢?】杜云停打商量,【咱能不能换一换?我要求不高的,不属于三代内的近亲就行。】

    像什么远方表叔啊,远房表舅啊,实在不行,我当他舅也行啊!

    【......】7777想,你还想结婚啊。

    【宿主同志,他不是福利。】

    杜云停显然理解歪了,【怎么不是?从头到脚都是福利。】

    系统:【任务世界内人物皆由世界线自行完善,并非是我们操纵。】

    杜云停沉默了好一会儿,【......所以是没后门了?】

    7777:【宿主同志,我们是正经系统。不搞这种乌烟瘴气的黑幕。】

    杜云停吃着奶糖连声叹气,往床上一摊要死要活。7777装没看见,看他这样也比看他脱缰狂奔强。

    它在之后向前辈们了解过了,杜云停这种,就是属于典型的内-骚型人格,外面纯,心里在演洪湖水浪打浪。再加上怂了一辈子也没能把表白说出口,指不定早就变态了,现在就剩下血缘这一条扯住野马的缰绳了,这要是再松开,杜云停能把一个好好的任务世界演绎成岛国片。

    这绝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好系统能够纵容的。

    杜云停说:【那要是我给你讲点段子......】

    【四十五分钟教育时间预备开启。】

    杜二少很生气,【你这种小同志,统生怎么活的一点乐趣都没有!】

    外挂没了,杜云停不想真的去听马-克-思主义教育课,只好等着萧平南送上门。

    萧平南来的挺快,之前还因为少了江诗丹顿的事生气,很快就气不起来了。

    因为他发现了让他更生气的事。

    从那天被人撞破不是富二代开始,他爹妈就把他看得特别严。萧平南假说要上班,白天时候照例出去找人实践课程,可刚做个自我介绍,那人一看他头像,又一听他名字,立马拔腿就跑。

    有厉害的,在酒吧里直接甩了他几个大嘴巴子。

    “死艾-滋,滚你妈的!”

    萧平南脸被扇的红肿,衬衫上都是红酒,一头雾水。

    不是......怎么就死艾-滋了?

    他们这种群体的确容易被其他人骂这种话,可扇他巴掌的那个也是同性群体里的啊!怎么也骂他?

    萧平南茫然的一批,接连失败,不仅如此,原本和他一同共租房子的室友也都不乐意了,纷纷说要他搬走。萧平南亲眼看着对方几个人挤进来,用酒精擦桌子擦门把手,简直一头雾水。

    这到底是干嘛?

    他的老师说:“你玩出病了?”

    “没有啊,”萧平南很冤枉,“我哪儿有什么病?”

    老师说:“他们都说,你染上了艾-滋。”

    萧平南:“......”

    萧平南:“什么???!”

    他终于看到了那个帖子。如今帖子的阅读量已经达到了三十几万,在一个小众群体里,算得上是人尽皆知了。帖子里还有人扒出了他的照片,微信头像,全都明晃晃地贴出来。

    底下全是排队辱骂的。

    “这都什么人啊,不仅装富二代,甚至还报复社会!”

    “这人怎么还有脸活着?太坏了吧!”

    “我见他一次打他一次,他家在哪儿?我现在去套麻袋!”

    ......

    萧平南看完后,气的直喘。

    “这到底是谁恶意造谣?我有没有病,难道我不知道?”

    老师说:“有没有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信了。”

    萧平南难以置信,“信了是什么意思?我没病!”

    老师耸耸肩。

    “你可以去做个检查,然后把结果贴上去。”

    萧平南胸闷,他凭什么花这个冤枉钱?

    “不过还有更简单的办法,”老师说,“你之前不是说,那个叫陈远青的对象已经进展到第三阶段了吗。他可是个富二代。”

    说到陈远青,萧平南就头疼,“他没有之前听话了,一点都不好掌控。”

    老师很有经验地说:“那是你的甜头给少了。”

    “......什么意思?”

    “情感虐待陷阱的前提是,他对你的感情一定要足够深厚。你们要经历一些特别的事,比如绑架啊,抢劫啊......吊桥效应懂吗?”

    “然后,在强调他没用的同时,一定要夸大你自己的情感。要多说他是你的第一次,是特别的。”

    “你得有足够的诱饵,才能让他没了你就活不下去。”

    萧平南很崇拜这个老师。这老师是个双插头,稳定交往的有两个男朋友和一个女朋友,互相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却被牢牢地掌控着,听话的跟小猫小狗一样,他没少看见老师男朋友过来给老师送饭,语气低三下四,生怕惹人不高兴。

    他也想做这样的人,跟皇帝一样,说一不二。

    老师说得对,陈远青是个好对象,应该好好培养。

    他很快就约人了。

    “阿青,出来一起吃个饭吧。”男人语气缠-绵,“这么多天没见,我想你了。我还是头一回体验到这么想一个人的感觉。”

    杜云停正在厨房切菜,“行啊,上哪儿?你说。”

    渣攻说:“我把地址给你发过来。”

    地址很快就传到了杜云停微信上,他把双手在围裙上蹭了蹭,点开了,随即若有所思摸摸下巴。

    “这地方选的......”

    7777问:【怎么了?】

    杜云停笑开了,【有意思啊嘿。】

    够刺激。

    他问7777:【你上回说,我买-凶-杀-人是不行的。】

    【对。】

    杜云停跟它咬文嚼字,【那我找几个群众演员,去演买-凶-杀-人的戏成吗?】

    7777:【啊?】

    杜云停说:【我还可以找个导演的,摄像机也会有,保证合法合规。】

    7777:【你这......】

    【就这么定了,】杜云停双手一拍,笑得跟朵花儿似的,【赶紧拍,我这做的爱心夜宵可不能浪费啊。】

    晚上赶完了渣攻这场,还是要去陪顾先生的。

    *

    兴许是想起了杜云停还能给他带来钱,萧平南难得下了血本,请的还是家不错的餐厅。蜡烛一点,氛围相当好,他坐在对面,深情款款用高脚杯碰了碰杜云停的杯子。

    “阿青,敬我们的感情。”

    青年腼腆地笑笑,本来就白的脸上绯红了一片,低下头看手机。他这会儿发现,萧平南不死心地真把自己病历贴上去了,以此来表示自己没艾-滋。

    那压根儿就是口从天而降的黑锅!

    杜云停搓搓手指,在帖里一口咬定,“假的,伪造的!”

    他相当痛心疾首。“萧平南,你怎么能这样?你以为没人知道你的病吗?生病了我可以理解,但用这种欺骗的方式报复大众,你应该悔过自新,争取大家的原谅!”

    萧平南听见手机一震,看见这个回帖,差点儿一口血喷出来。

    他本来就没病,争取个鬼的原谅?

    “这就是真病历!”

    杜云停把他那一套洗脑方式学了个十成十,比他还会花言巧语,不直接说他P图,只一个劲儿表示自己的失望,劝对方重新做人,否则就要报-警了。

    谎言重复的多了就变成了真的,就像萧平南无数次说陈远青普通、平庸、不优秀一样。这些天来,有好看热闹的也进帖里,张嘴就说萧平南的过往,说的有鼻子有眼,因此只一张病历,还真没多少人相信。

    萧平南简直要呕死了,私信了那个叫做“想圈养顾先生家大鸟哎嘿嘿嘿”的人,问:“你是不是和我有仇?”

    很快那人的回复来了,“不,我只是一个正义的代表!”

    正义的代表......

    萧平南气的一下子站起了身。坐在他对面的正义的代表把头抬起来,表情无辜,“平南,怎么?”

    渣攻胸膛上下起伏,最后说:“我去洗手间。”

    他在洗手间给安排的人打电话。

    “都准备好点,演的像点,别真打。......没事,他胆子小,绝对不敢报-警。”

    又嘱咐了一遍,萧平南心情总算好了点,坐回去吃饭。饭后,他邀请杜云停出去走走。

    “夜里凉快。”

    杜云停就羞涩一笑,说:“好的呀。”

    同时心里充满怜惜地想,就怕你不去呢,傻孩子。

    沿着河边的小道走,慢慢就偏离了人群。河边的巷子很多,有一条尤其暗,也没有摄像头,萧平南带着陈远青就往里走,说:“这是近道。”

    陈远青还有点惴惴不安,“平南,这看着好吓人啊......”

    果然胆子小。萧平南心里嗤笑,脸上却不显,“没事儿,只管往里走,有我在呢。”

    几个人就在巷子里蹲着,准备跳出来吓人一跳。结果没一会儿,却感觉又有人过来了,一看又是七八个,两拨人碰面,都有点懵,“你是被叫来演戏的?”

    “对对对,是演戏的。”

    “群众演员?”

    “什么群众演员?就这边街上的,你们还是演员??”

    后来的那波人表情有点怪,“对啊,制片厂门口被拉过来的。”

    他握紧道具刀,小声嘀咕,“现在拍电影要求都这么低了吗,灯光不好也就算了,还随便从街上找人......”

    “哎,来了来了。”

    两拨人马屏息以待。

    来的是两个人,和剧本里一样,一个个儿高,一个个儿矮。两拨人不动声色出来,把手里刀具亮了亮,“小弟弟,身上有没有点钱借哥哥们花花啊?”

    萧平南一下子就把人护在了身后,厉声道:“你们要干什么!”

    “别这么紧张嘛,”中间一个人高马大的说,“就只是找你们要点钱——但你们要是不听话,那就不只是钱了。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萧平南打量了下人,有点懵,心想这人比说的要多啊!

    难道还带买七赠七的?

    打折促销?

    他冷哼一声,说:“凭什么要给你们钱?”

    “你要是不给,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几个小混混说,“我看你后头那个弟弟长得挺细皮嫩肉的嘛......”

    戏演到这儿,就差不多到火候了。萧平南英雄救美,大喊一声,“阿青,你先躲着,我来!”

    没想到陈远青居然一口答应了,“好!”

    萧平南:“......?”

    他还没反应过来,对面那十几个人已经喊着冲着他来了。萧平南之前嘱咐过对方,一定要被自己揍趴下,因此一点也不怕,直到被人真真正正冲着肚子打了一拳,他才彻底懵了。

    怎么有人不按剧本走,反而扬起拳头真打?

    打人那人好像还很不乐意,小声说:“拜托兄弟,都是演员敬业一点好吧?怎么表情这么愣?这可是在拍摄呢。”

    “......”萧平南肚子火辣辣地疼,心想你有病吧,拍个鬼啊!

    但他还没来得及骂出口,更多的拳头落在了他身上,噼里啪啦。

    萧平南被打的蜷缩起来,大声辱-骂。

    “神-经-病啊你们!”

    都是演员怎么这么说话?群演们不乐意了,下的手更狠,拳拳到肉。萧平南剧烈地喘着气,听见陈远青在那儿惊慌失措道:“平南,我们报警!”

    这怎么能报警?这里头还有他请的人!

    萧平南气闷,刚要大声喊陈远青过来帮忙,就听陈远青说:“我现在就去找人!”

    紧接着,青年飞快从地上摸了什么,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哈哈哈。

    7777:【......你摸了什么?】

    【那傻子的钱包啊!】杜云停乐不可支,【刚刚那会儿掉出来的,群演可还有一半工资没付呢。】

    7777张大嘴。

    萧平南那边儿挨着揍,杜云停这边儿给巷子尾架了个小摄像机的导演掏萧平南钱包里的钱,“一张,两张......”

    混着渣攻嗷嗷地叫声,他把钱付清了,热情道:“您拍的太好了,回头把成片发给我就好。”

    导演连连点头,又问:“这个片段要拍多久?”

    杜云停说:“我们要选择两分钟的截出来,但您知道,做艺术嘛,一定要精益求精——您起码得拍半小时吧?”

    7777难以置信。

    它顿了顿,慢吞吞说:【所以,萧平南是花了自己钱包里所有的钱,就是为了雇十五六个人来揍自己半小时?】

    【你怎么能这么说?】杜云停纠正它,【这不还有一部纪念片吗?】

    系统:【......】

    是个狼人。

    【不说他,】杜云停说,【咱们去给顾先生送夜宵吧。】

    他说完,又笑了笑。

    【而且,这傻子搞错了一件事。】

    【......什么?】

    【要是真和人打架,他一定不是那个能以一扛十的人。】

    杜云停松松袖口。

    【——我才是。】

    【对什么地方适合打架阴人这种事——我可比他清楚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