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怂怂[快穿] > 12.我拒绝你的套路(十二)
    系统还真看不出来,杜怂怂居然还会打架。

    杜云停很是感慨,【我当时也是我们那二中当家一霸了......】

    说真的,没少被人堵。今天渣攻刚刚把地图发过来,杜云停一看那位置,心里就门清,这是个挨揍的好地段。

    7777觉得,自己还不够了解这个宿主。

    杜云停在那儿叨叨着自己的丰功伟绩时,7777去查了查。

    杜云停的身份不是什么秘密,他的父母当年是私奔出来的,感情很好。只是他父亲出了车祸英年早逝,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7777在资料库中看到了杜云停的母亲。杜二少的容貌完全承袭于她,母子俩一水儿的好容貌,眼睛生的尤其漂亮,看不看人都跟噙着水一样。

    这长相,在这样的家里,不算好事。

    前期有地-痞流-氓不说,后来杜母带着个拖油瓶嫁入豪门,那一群富二代也不可能轻易就让杜云停融入这个圈子。

    ——也不知道到底被人堵过多少回,才能熟练成这样。

    7777忽然有点心疼。

    杜云停没品出它的心疼,着急忙慌地只想着顾先生。

    他回家提了三层保温饭盒,里头的菜是杜云停自己下厨做的。这会儿在路上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冲着顾黎的公司去了。

    公司大楼在CBD核心区,杜云停付了钱,开门从车上下来,他之前给司机大哥打过电话,知道顾黎仍然在工作,便顺着旋转门往里走。

    门口的接待小姐站起身,瞧见他这一身卫衣牛仔裤的打扮,还以为他走错了,“我们这儿没有点外卖。”

    杜云停就笑了,摆摆手。

    “不是有人点的,是我自己来送的。”

    他拍拍饭盒,“送家里人。”

    接待小姐没听懂,说:“小弟弟,你是要给谁送饭?”

    杜云停心想,还能有谁,当然是我男人啊......

    这话不能说出来,他只好憋屈道:“给顾先生。”

    接待小姐以为他在开玩笑,“总不会是顾总吧?”

    杜云停手一拍,“是啊。”

    “你......”接待小姐打量了他一圈,态度就没那么亲切了,俨然是把他和之前那些来与顾总套近乎的人画了个等号,“先等着吧,顾总在开会呢。”

    她低下头,不再搭理杜云停。

    杜二少碰了个冷钉子,也不走,反而掏出手机。

    “那我先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接待小姐心中嗤笑,心想这做戏都还做全套呢,还打个电话问问——说的倒好像真是顾总家里人一样。

    随后,她就听到面前的青年开口喊:“喂?舅舅?”

    “......”

    她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心想难道还真是家里人?

    可他们从没听说过顾总家里还有这个年纪的小辈啊?

    她心里正揣测,却见专用电梯到了一楼,紧接着,一直跟在顾总身边的木助理小跑着过来,恭恭敬敬迎上青年。杜云停之前在顾黎身边见过他,一点也不见外,张嘴就喊:“木助理。”

    平日在公司里一句话都不和人多说的木助理笑开了,把青年手里沉甸甸的饭盒接过来。

    “小少爷突然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好安排司机去接您。”

    杜云停说不用,“我打车过来也是一样。”

    木助理说:“顾总还在开会,让我先领您上去,来,您走这边......”

    他伸手为杜云停挡着电梯门,态度跟对顾黎没什么区别,看的一群工作人员都是一愣一愣。

    没到十分钟,顾总有外甥过来探班的事就在公司内部流传开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来探顾黎这个大老板的班,好奇的人不少,还想借着给这位小少爷端茶倒水的工夫看一看。可木助理没让他们来,自己亲自泡了茶,端到杜云停手里。

    半小时后,会议室的门开了。一群年纪不小的男人腆着啤酒肚出来,杜云停打眼一看,立马在这些人中认出了肩宽腿长腹部紧实的顾黎。

    他眼睛都亮了,冲着顾黎招招手,“舅舅!”

    男人的步伐顿了顿,朝着他走来。

    走在最前面的中年人矮矮胖胖,眼睛里却透着股精明劲儿,这会儿看见了,也跟过来,笑吟吟和杜云停打招呼。

    “这是那位找回来的陈家小公子吧?”对方消息显然很灵通,“哎呀,果然是一表人才,年少有为......”

    他站在那儿和杜云停寒暄,又问年纪,“不知是哪一年生的?”

    顾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淡淡道:“王董事。”

    杜云停轻而易举就从这三个字里头听出了不悦,王董事是个老江湖,也不是傻的,立马哈哈两句走人。顾黎这才把目光转向小外甥,小外甥愣愣的,好像还没反应过来。

    他心中莫名有些不舒服,道:“怎么过来了?”

    杜云停想起正事,眼睛发亮。

    “来送夜宵的!”他拍拍饭盒,眼巴巴地看着,“舅舅......你吃饭了吗?现在饿吗?”

    “......”顾黎纵使不饿,这会儿在他这样的目光注视下,也说不出一个不字来。沉默片刻后,他点了点头。

    青年小小地欢呼一声,细白的手指揪住他的袖口,表达愉悦地来回晃了晃。他只揪了一点袖子尖,像是还有些不好意思,“那我们过去吃?”

    7777简直叹为观止。

    杜云停真心浪起来,实在是要人命的。他不是那种明目张胆地勾人,而是含着羞,带着怯,又纯又浪,水花儿一阵阵的,再刚强的石头都能被拍穿。

    这浪花显然就拍到顾黎心上了,男人脸色都比刚才缓和许多,任由青年拉着他,往办公室里去。

    三层大饭盒终于被打开,里头米香袅袅,杜云停炖了养胃的紫薯山药粥,米熬得个个儿开花,浓稠度正好。因为是夜宵,并没什么油性大的菜,几碟子素菜,包的玲珑可爱的小包子排成排,圆鼓鼓的胀头胀脑。

    男人吃饭时很沉默,下筷子的频率却不低,显然是真的对口味。杜云停小媳妇一样给他夹菜,“舅舅吃点胡萝卜。”

    顾黎的手僵了僵,顿在那儿好几秒,慢吞吞把自己碗里橙黄色的胡萝卜片塞进了嘴里。

    他这回咀嚼的很快,两下就咽下了肚,杜云停简直怀疑那胡萝卜是被他硬生生梗下去的。

    他愣了下,忽然有些想笑,翘着嘴角又给顾黎夹了一块。

    “舅舅多吃点。”

    “......”

    顾黎看了胡萝卜片好一会儿,随后若无其事筷子起把它挑到了碗沿上,装作没看见。

    杜云停简直要笑出声了。他对7777说:【顾先生也太可爱了吧!】

    7777还没说什么,就听宿主的下一句羞答答地接上了,【好想和顾先生困觉啊......】

    7777:【......】

    你滚。

    杜云停:【人都是要有梦想的嘛。】

    ......这算是个什么鬼梦想!

    7777拒绝同他说话并回了他一个标准版微笑。

    :)。

    顾黎还有文件要处理,杜云停一点也不想离开,好在男人也不打算让他一个人回去,安排他先在休息室休息。杜云停脚步哪里挪的动,反而问:“舅舅,我就在这儿行吗?”

    顾黎注视着他。

    “我就在沙发上等,”小外甥乖巧地说,举起手,“我保证不发出一点声音。”

    小外甥很粘人,好像离开片刻都不行。顾黎不是头一次知道他这习性,嘴唇动了动,最终选择了纵容。

    他喊木助理,“给他拿条毯子。”

    杜云停心满意足地在顾先生办公室里扎根了。

    他缩在沙发上打游戏,时不时抬眼看一看仍埋头工作的男人,对着7777唏嘘长叹,【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7777没吱声儿。它可不觉得顾黎是在专心致志工作,那一页都好久没翻过去了。

    杜云停索性不玩游戏了,正大光明支着下巴看男人,从喉咙一直看到脚尖,恨不能现在把这个男人拖到休息室,用最野的姿势骑他几百个日夜,骑到水花一阵阵——

    7777忽然警惕地说:【你在想什么?】

    它身为社会主义好系统的警笛突然响起来了。

    杜云停心里在跑马,脸上半点没显,无辜的很,【没什么啊,就只是在想冲浪而已。】

    7777:【冲浪?】

    【对啊,】杜云停伸了个懒腰,【滚烫的冲浪板抱都抱不住,被一下下扔上浪花顶端......】

    他啧啧嘴,越说越腿软。7777敏锐地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却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只好严肃道:【冲浪是个正经项目。】

    杜云停在专心观察男人被隐藏起来的冲浪板,语气敷衍,【嗯嗯,可正经了。】

    系统:【......】

    还是不对啊!

    它怎么这么憋屈?

    杜云停盯了一会儿,慢慢开始眼皮打架。他今天起得早,这会儿又已经是深夜,男人翻动纸张的声音像是催眠曲,过不多久就靠在那儿晕晕乎乎,裹紧小毯子睡着了。

    在他睡着后,顾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

    他坐在了青年身旁,沉沉盯着这张脸,不知在思忖些什么。

    顾黎点了一根烟。

    烟雾灰白,他吸了挺久,最后慢慢把自己的手放在了青年脸上。他的手并不细嫩,上头有薄薄的茧子,上一次给小外甥挠背时,便摸的他直哆嗦。这次也不例外,顾黎的手刚放上去,青年就微微颤起来,好像是舒服又好像是疼,轻微地发着抖。

    顾黎好像是着了魔,手一点点摩挲着,摸到嘴唇时,青年顺从地稍稍张开,让他触碰到里头湿软的舌-尖。

    他听到身下人含糊的梦话。

    “顾先生......”

    顾黎眼神一软。

    青年往他掌心贴了贴,又冒出来一句。

    “顾先生,睡我......”

    顾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