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怂怂[快穿] > 13.我拒绝你的套路(十三)
    顾黎手停顿在空中许久,盯着青年沉睡的脸看,心想可能是听错了。

    结果小外甥的下一句紧跟着冒了出来,脸颊蹭着他手,热乎乎的,嘿嘿地笑。

    “好大......”

    “......”

    这回不可能是听错了。顾黎望着小外甥,眼睛里难得带上了几分探究。

    青年看着很乖,一截细细白白的颈子从衣领里探出来,血管也是细细的,淡淡的青色,蜷着腿卧在沙发上,好像一截沾着清亮的露水、刚刚绽青的柳枝儿。

    他手碰过去时,青年嘴唇又湿又软,唇珠很饱满,天生便红艳艳。那唇瓣微微把他的手指含-进去,吐息近在咫尺。

    顾黎彻底看不懂了。

    这孩子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杜云停睡的迷迷糊糊,梦里头都是一阵一阵的浪。他被这浪卷着,从头发丝酥软到脚,闻到的全是夹在淡淡烟草味道里的顾先生的芬芳。

    醒来后,杜云停还有点懵,盯了天花板半天,这才反应过来。

    他对着手掌哈了一口气,闻到了淡淡的烟味儿。

    ……

    是染上了顾先生的味道吗?

    杜云停躺在床上,幸福地翻了个身。

    真好,哎嘿嘿......

    7777凉凉道:【别好了,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

    杜云停:【?】

    【瞎说,】他嗤之以鼻,【我从来不说梦话。】

    7777呵呵。它的宿主被这几声呵呵闹的心慌,又问:【我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

    杜云停松了口气。

    【不过就是睡我、好大之类的。】

    杜怂怂一下子被自己口水呛住了。

    ……

    什么?

    卧槽,梦里吐真言了?!!

    杜怂怂脖子一凉,感觉自己要玩儿完。

    【二十八,你怎么也不提醒我!】

    7777凉凉道:【我怎么提醒的了你?】

    像我们这种正经系统,那都是完全不知道你那会儿红着脸嘟囔着好大到底是在梦什么的,又如何能提醒?

    你不是洪湖水,浪打浪吗?

    这回怎么了,被自己亲手制作出来的浪拍死在了沙滩上?

    杜云停从它的电子音里听出了满当当的幸灾乐祸。

    他在床上扒拉了半□□服,好容易套整齐了下去,顾黎已经坐在餐桌前了。男人这一回罕见地没有立刻去上班,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下敲着,敲的杜云停心里的小鼓也跟着噼里啪啦乱了节奏。

    “醒了?”

    “......嗯......”

    男人手指有节奏地敲,忽的掀起眼皮。

    “昨天梦到什么了?”

    杜云停提起一口气,瞬间怂了,绞着手指头硬着头皮往下编。

    “我梦见......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个枕头!”

    7777目瞪口呆。杜云停倒是瞬间找到了个理由,继续硬着头皮道:“有一个新买的枕套比我大了一号,还硬要把我往里塞……”

    说完之后杜怂怂自己心里也没底,抬起眼睛悄摸摸地看男人。顾黎还坐在桌边,没什么表情,眼底的情绪却有些古怪,半晌之后,忽的笑了一声。

    “还愣着干什么?”

    杜怂怂揣摩其意,小心翼翼移动到桌上吃饭去了。

    他这顿饭吃的都特别乖,全程安静如鸡,只一个劲儿给顾黎夹菜。

    顾黎看他一眼,并没说话,沉默地把他夹进碗里的菜吃了。杜云停看着他嚼西兰花,自己莫名其妙一阵腿软,好像被咬进嘴里的是自己一样。

    下午,有快递寄到了顾黎家。

    杜云停自己跑着去签收的,拆开来,是一盘光碟。他找顾先生借了电脑,双手一拍,“还少个东西。”

    7777一愣,就看见宿主跑出去端了盘瓜子。

    7777:【……】

    这种精彩镜头,就是要就着瓜子看。杜云停盘腿坐在地上好好地欣赏了一会儿,里头的萧平南被打的嗷嗷惨叫,那些群演都以为是演戏,为着演的真,原本不过是稍微打打,不过萧平南不是什么高素质的人,骤然被揍,什么脏话都冒了出来,高声问候对方八辈儿祖宗。

    这么一来,群演就不乐意了。都是出来演戏混口饭吃的,大家和和气气合作完,多好!——怎么还带骂人的呢?

    后头的拳头明显真实了很多。萧平南自己雇来的人站在一旁展示七脸懵逼,跟看猴戏似的。

    不是说英雄救美吗,这咋还打起来了呢?

    画面以众人散去,萧平南独自一瘸一拐地站起来结束。杜云停看得相当满意,下定决心要给那导演加钱。

    角度选的真好。

    7777有些担忧,问:【你不怕他报复?】

    【谁报复?】杜云停愣了愣,【哦,你说那傻子?他?】

    他笑了一声,摇摇头。

    【我就怕他不报复。】

    7777不懂。

    【你把他想的太敏锐了,】杜云停教育,【玩套路的人,从来不用心。】

    所以直到现在,萧平南也没发觉自己原本听话的小情人换了瓤子,仍然把他当做那个可以任由他搓圆揉扁的陈远青。他掌控陈远青太久了,所谓的第三阶段已经让萧平南确认对方调入了他的陷阱,正是顺从的像一只小绵羊只能任由他牵着走的时候,哪儿能想到对方早已经换了个人?

    【而且,】杜云停亮出手机,【我昨天不是给他发短信了嘛。】

    7777窒息。

    就那几条短信......

    它从来没见过比那更敷衍了事的了。

    *

    萧平南被打完之后,才看见手机屏幕亮了。接连几条消息都是陈远青发的,语气急迫。

    【平南,你没事吧?】

    【平南,看见快回我!】

    【我找到人了,马上回去帮你!你一定要坚持住!!】

    萧平南阴沉着脸,险些把手机一把扔出去。

    他怎么也想不通,事情为何会发展成现在的模样。腹部火辣辣的疼,萧平南不用看,也知道那肯定是青紫了一大块。

    他分明每一步都是按照老师所教导的走的,为什么还会变成这样?

    难不成真是点儿背,遇到了打劫的?

    萧平南捂着肚子,艰难地挪动了几步。他没办法回家,他爸妈现在还待在那房子里,看见他这模样,肯定又要东问西问,把他斥责一顿。萧平南暂且没心思去应付老两口,直接打了辆车,去陈远青家敲门。

    家里没人。

    萧平南心里那一口气,慢慢变成了恶气。

    “陈远青!”他哐当哐当砸门,“陈远青,你给我出来!!”

    “陈远青!!!”

    他猛地把双臂垂下来,头一回顾不得自己伪装的富二代形象,恶狠狠冒出一句,“妈的……”

    杜云停定在了今天搬家。他说要回去拿点东西,还要借下顾黎的车,“舅舅可以帮我搬一下吗?”

    顾黎把嘴中吸了一半的烟拔-出来,跟他去了。

    他们开车过来时已经是傍晚,杜云停刚刚下车,就看见楼梯前的树丛里钻出一个人影。萧平南脸色阴沉的能滴水,说:“阿青。”

    顾黎也看见了,瞧见他身上的伤痕,微微一蹙眉。

    小外甥惊慌地拉开车门,迎上去,“平南?你怎么……”

    他好像顾忌到什么,将人往一边拉,“我们去那边说。”

    萧平南已经看清了那辆车,仍然是上次的迈巴赫。他上一回没当回事,并没有过多询问,直接把这事儿放过去了,这回看见陈远青又从那车上下来,心里就不对味儿了,绷着脸问:“那人是谁?”

    陈远青避而不答,仍然把他往树丛那边儿拉,“你小声点……”

    “我问你那人是谁!”

    萧平南的声音骤的大了。

    那人开的是迈巴赫,他方才瞧见了,陈远青是从后座下的车,前面开车的是个司机。好车,还配司机,这人和他不一样,是货真价实的有钱人。萧平南只看一眼,浑身的神经都被刺痛了,汩汩地往外冒酸水,“陈远青,你犯-贱是不是?你真以为你自己有多能耐了?要不是我,别人连多看你一眼都不会!你他-妈连手都不让我牵,就是为了送上去给这种男人操?啊??”

    顾黎的眉头彻底蹙紧了,一把拉开车门。杜云停的眼里含着泪,说:“平南,你这说的都是什么……”

    “我说的什么,你心里不清楚?”萧平南冷笑,“你昨天晚上上哪儿去了?就在这种有钱人身底下躺着?”

    青年不可置信似的,慢慢往后退了一步,摇着头。

    “平南,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萧平南火气噗噗往上冒,他上前一步抓起陈远青的手,看见那上头早就没什么带着小金猪的红绳了,有的是一块通彻透亮的镯子,一看就价值斐然。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猛地扬起手,就要打。

    就在这一瞬间,青年忽然一退,他这一巴掌没打到,顺势往下一滑,倒像是推了对方一把,一下子把对方推倒了。

    杜云停脚踝一崴,坐到了地上。

    萧平南愣了愣,却也没怕。他对陈远青早已经进行到了第三阶段,情感虐待陷阱早就开始了,拿着陈远青生不出孩子、做饭不合胃口的筏子闹过几回脾气,摔过门也砸过东西,几巴掌打人脸上也不是没有过。前面灌输的内容早已经烙进了陈远青脑子里,对方生怕他生气,怕真的分手,反而要掉转过头来哄他。

    萧平南绷着脸,还要再说分手,却忽然觉得腿窝一疼,什么人一脚把他踹倒了,疼的他一下子缩起了身子。

    杜云停一张脸上全是泪痕,喊:“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