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神豪从疯狂折扣店开始 > 第67章 东晋顾恺之《洛神赋图》
    杨昊也不强人所难。

    “既然这样,那我就一个人投资了,走了哈。”

    杨昊驱车回了公司。

    上网搜索起古玩来。

    自从尝到了古玩甜头后。

    杨昊就知道这里面是个暴利。

    自己想要在短期内赚到100亿,就必须指望他了。

    杨昊搜索了一下,经过一番思量,决心玩票大的,震惊世人。

    调出系统。

    搜索【神豪商品中心】

    【顾恺之《洛神赋图》真迹设色绢本】:

    市场值:暂无估值

    成本值:5000万

    会员价:2000万

    【1700年时间催化剂】:

    非会员价:10200万

    会员价:5100万

    杨昊立马购买。

    “叮!支付成功,宿主成功购得顾恺之《洛神赋图》真迹设色绢本一幅。”

    “派送到我桌底下来。”

    “叮!已为您派送。”

    杨昊急忙看向桌下,桌下顿时多了一个画盒子,他急忙拿出来。

    打开来看了一点点,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杨昊急忙把画收好,然后微信发给水澜儿。

    “水小姐,我得了一幅东晋名画,有没有兴趣一观?”

    杨昊不着急透露自己要卖画的意愿。

    主要是,着急卖的东西都是贱卖。

    贱卖是卖不出好价钱的。

    这里先卖个关子,吊足水澜儿的胃口,回头才能狠狠要价。

    水澜儿正在水月山庄忙工作,收到微信,一愣的。

    东晋的名画,可能吗。

    这年代太久远了,画作早就因为保护不利,又或者因为战乱而遗失。

    现在市面上的东晋名画,都是后世临摹的,虽然收藏价值也高昂,但是临摹的终究比不过真品。

    “杨先生,您上当受骗了吧,现在市面上哪有什么东晋真迹,这不可能。”

    水澜儿武断的认为道。

    杨昊瞧见她这不信的样子,立马发信回道:“你要不信的话,咱们见面谈。”

    “那您来水月山庄吧,我等候您大驾光临。”

    水澜儿根本就没对杨昊的画抱有信心,只不过这位是大客户,不好轻易得罪的。

    不如等人来了,请会所内的专家给他掌掌眼,有专家的评断,就能叫杨昊相信自己手中的是赝品。

    而且这样自己还不得罪人。

    “好,等我。”

    杨昊立马拿了画作,出了办公室。

    开着法拉812,直奔水月山庄。

    水月山庄,是一处占地超过万平的高档会所。

    兰花阁呢,还走一些平民路线,餐厅对普通大众开放。

    但是这里,完全不是这样。

    只招待会员,或者受邀贵宾。

    杨昊驱车来此,下车。

    服务员立马上前来,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示意杨昊出示自己的会员卡。

    杨昊下车道:“是水澜儿约我来谈生意的,我叫杨昊。”

    服务员一听这样,连忙恭敬道。

    “先生里面请。”

    杨昊把车钥匙交给泊车门童,让负责停好车。

    进门。

    金碧辉煌的大厅,头顶的水晶灯,婉如一座巨大的灯塔倒悬下来,让人叹为观止。

    杨昊心里暗暗赞叹水月山庄的奢靡。

    杨昊被服务员引路,带到了副经理办公室。

    秘书急忙通报一番,然后开门恭迎杨昊步入办公室。

    办公室古色古香的,有种步入古玩商铺的错觉。

    两排大大的架子,上面摆满了各色的古玩。

    在中间,是办公桌,桌前是待客用的茶几沙发。

    水澜儿正在茶几上烹茶。

    今天的她穿着一袭白色职业服,下装是灰色的筒裙,裙子下是黑色包裹住了的**,双腿交叉翘着,很是诱人。

    “杨先生,请坐。”

    水澜儿招呼入座。

    杨昊入座,放下字画。

    水澜儿奉茶。

    杨昊抿了口茶水,赞道:“好茶,初饮有些干涩,但是回甘不错,水小姐果然很懂烹茶之道。”

    “杨先生谬赞了,我不过是班门弄斧罢了。”

    水澜儿目光瞥向放下的字画,询问道:“这便是您要请我欣赏的名作?”

    “是的,请。”

    杨昊拿起画,奔到办公桌上。

    取出画作,摊开,不过桌子太短,只能摊开一部分。

    水澜儿上前查看,一看这画作,当即失望了。

    这居然是顾恺之《洛神赋图》。

    此图,她认定绝对不可能是真品,因为现如今,只有临摹本流传于世,而且已知的临摹本都被各国博物馆收藏了。

    市面上的所谓真迹,绝对是赝品。

    “请欣赏。”

    杨昊可不知道水澜儿的心中已经认定这是赝品,依旧欢喜的请她鉴赏。

    “嗯,好。”

    水澜儿出于良好的涵养,没有立即指责这是赝品。

    而是套上手套,拿出放大镜,仔细的鉴赏起来。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她连忙检查起这绢布的质地来。

    她发现不了一点做旧的痕迹,换言之,这绢布难不成真的是东晋的东西。

    “这……”

    水澜儿不由心惊,她连忙对杨昊恳求道。

    “杨先生,不知道我可否剪下一片绢布做个年份鉴定。”

    杨昊一愣的。

    “这个还可以鉴定?”

    水澜儿点头道:“当然可以,现在的科技日新月异,已经完全具备了鉴定年份的能力。”

    “那你剪吧,注意到,别伤到画。”

    “我会请专业人士操作的,您尽管放心吧。”

    水澜儿立马让秘书喊来专业人士。

    他们也没有真的剪画布,而是抽丝去做鉴定。

    “请问需要多久能出结果。”

    “两个小时。”

    杨昊嘴角一抽的:“要这么久啊。”

    水澜儿急忙解释道:“鉴定就是这样,有时候甚至需要几天甚至上月的时间,这还算快的了,杨先生,不介意我再请些专家来做个鉴赏吧。”

    杨昊到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淡定的挥手。

    “请吧请吧。”

    “多谢杨先生。”

    水澜儿急忙吩咐秘书请人。

    很快来了四位老学究。

    他们都是水月山庄的掌眼大师,都是尊字号的人物。

    水澜儿不敢马虎,好声好气的尊重招呼。

    “水澜儿,火急火燎的把我们找来,到底要看什么,叫我们其中任何一个来不就行了,至于把我们全部都喊来吗?”

    最老的王文博先生脾气最是直,进来就嚷嚷质问。

    水澜儿连忙致歉:“王老,实在抱歉,打扰您休息了,是这样的,我这朋友请我欣赏一幅名画,这画是东晋时期的,是出自……”

    “不可能。”

    王文博立马武断认定道:“东晋时期的画怎么可能保存的下来,这根本就不现实,这一定是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