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神豪从疯狂折扣店开始 > 第175章 第一次赌石,1500万眨眼到手
    一片清澈的肉质印入众人眼帘。

    解石师傅惊到了:“水种啊。”

    “不会吧。”

    赵钱海第一个不敢置信,连忙奔过去抢过原石查看,手电灯灯光照射上去,水头十足,透光性就好,就好像是在照窗户玻璃似的。

    不过呢。

    就开了一个天窗,具体的里面的肉质有多大,就不清楚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围观解石的翠友立马有人嚷嚷道。

    “这位先生,你这半明料卖不,我愿意出50万。”

    “去去,忽悠什么人呢。”赵钱海立马赶人道:“我女婿这块现在可是半明料,这天窗露出的可是水种翡翠,什么是水种,这要是赌涨了,最少也是1000万开头,你50万就想骗走这块好料子,门都没有。”

    “那你开个价呗?”

    “500万,少一分都不行。”

    赵钱海狮子大开口。

    还真就有人接他这个价:“500万合理,这半明料我要了。”

    赵钱海欢喜极了,就要做主卖了这半明料。

    杨昊立马说道:“伯父,我这毛料主人还没开口呢,你怎么就替我做主啦。”

    赵钱海立马凑上来低声劝说:“听我的,你这料子虽然开的天窗露出的肉质不错,但是灯光打上去,内里情况还是看不清楚,这料子十有**,第二刀是要赌垮的,还是赶紧脱手,赚个现钱的好。”

    赵绯雨也点头劝说道:“对啊,我爸说的对,这料子本来就是碰运气的,现在既然有人愿意500万收,就卖了呗,别赌了,赌石有风险。”

    父女两个这时候倒是挺齐心的。

    杨昊冲赵钱海笑盈盈问道:“伯父,你确定第二刀会赌垮?”

    “当然,我这双老眼可是火眼金睛,绝对不会看错的。”

    “行。”

    杨昊应和一声,赵钱海父女两个顿时欢喜了。

    杨昊接着反转道:“你说第二刀赌垮,那就一定是能赌涨,师傅,麻烦你解第二刀,顺着这天窗开一刀。”

    “什么?”

    赵钱海瞬间暴跳如雷:“臭小子,你作死呢,都说了会赌垮,你怎么就不信呢,你是要气死我吗?”

    赵绯雨也无语道:“你怎么就不听人劝呢?”

    杨昊一脸得意贼笑道:“因为你爸运道不行,我赌的是运气,又不是经验,继续解。”

    杨昊一把从赵钱海怀里把毛料拿走,递给了解石师傅。

    师傅把毛料放入了解石机内,盖上罩子,就要摁下电源开关。

    “不要。”

    赵钱海悲催的叫着,想要上去阻拦,但是被杨昊一把拉住。

    昂昂!

    解石机接通电源,开始切割。

    “完了,500万啊,就这么被你小子一刀给赌垮了。”

    赵钱海颓废气恼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锤头顿足的瞪向杨昊,恨铁不成钢。

    赵绯雨也是满脸的失望:“要说你什么好呢,五百万不赚,非要赌垮了你才甘心吗?”

    在场围观的翠友们也纷纷表露失望。

    “就是啊,有500万赚不好,干嘛非要作死的赌垮。”

    “年轻人就是心大,野心太大,未必是好事。”

    “看一会儿解完了有他哭的。”

    “……”

    呜一声,解石机停下了切割。

    罩子打开,解石师傅取出料子来,兑水冲洗切面,一瞧的,顿时惊讶叫起来。

    “涨了,涨了,居然没垮。”

    “什么?”

    在场的翠友纷纷聚了上来,一个个伸长脖子围观解石师傅手中的料子。

    整个毛料彻底切开了,料子质地清透,宛如一汪清泉似的,切面质地十分的好,肉质铺满了整个料子里,这快毛料没赌垮,反倒赌涨了。

    大涨!

    “哈哈,居然涨了,涨啦。”

    赵钱海兴奋的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兴奋的手舞足蹈。

    赵绯雨惊的右手捂嘴,瞪圆了美眸,满脸的不敢置信。

    “真的有这么好的运气,赌涨了?”

    赵绯雨难以置信的看向杨昊。

    杨昊一脸得意笑道:“我就说吧,你爸运气不好,他说不行,就一准行,这次服气了吧。”

    赵绯雨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也太迷信了吧,可这赌涨了又怎么解释。

    难不成父亲运道真的很不好吗?

    赵钱海立马叫道:“胡扯,我运道几时不好了,小子,要不是我给你看料子,你能有这么好的运气赌涨了,这一切都是我的功劳,我的!”

    赵钱海拍着胸脯,一脸的得意洋洋。

    杨昊瘪瘪嘴,冲赵绯雨问道:“绯雨,我能揍他不?这老货太欠揍了,明明刚刚死活都不看好我选的料子,现在赌涨了,立马变了一副嘴脸,这嘴脸真的是太欠揍了,我想揍他了。”

    赵绯雨抿嘴偷笑道:“我一万个赞同,太欠揍了。”

    赵钱海气急的跺脚:“你们两个真是太不孝了。”

    杨昊怼道:“不是我们不孝,是您老太无耻了,我敢打包票,您老就不适合赌石,就这运气差的,你差点害我错过多少钱?有人要我这料子不?”

    翠友们纷纷叫起来:“我要,我愿意出1000万。”

    “我出1100万。”

    “1200万。

    “都别和我争,我出1500万。”

    1500万喊了出来。

    赵钱海顿时懵逼,嘴巴呆呆张开,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1500万和500万,可是足足有1000万的差距。

    别小看1000万的差距,这可是能买套200多平精装别墅的。

    普通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赚到这1000万。

    赵钱海不禁扪心自问起来,自己真的运气这么背吗?

    1500万,没人再出比这更高的价码了。

    成交。

    杨昊欢喜的晃着收到账的手机,对赵绯雨笑道:“貌似某个人一开始都不让我买这块料子,真要是听了某个衰鬼的话,我岂不是少赚1500万。”

    赵绯雨明白杨昊意思,立马唱双簧的揶揄父亲:“就是啊,这什么眼力见,他看中的就没赌涨过,我男人第一次赌石,就一下子暴富了1500万,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看来某些人天生就不是赌石的料。”

    翠友们稀奇问道:“这位先生,你真的是第一次赌石?”

    杨昊点头:“对,第一次。”

    “不能够吧,你这魄力怎么可能是第一次赌石呢?”

    杨昊之前在众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坚持赌第二刀,这展现的坚定,魄力,韧性,就和个赌了十来年的老手一样。

    要说他是第一次赌石,打死他们都不信。

    杨昊回道:“我真的是第一次赌石,不信你问我女伴。”

    翠友们的目光落在了赵绯雨的身上。

    赵绯雨重重点头:“是真的第一次,我可以作证。”

    “哇,这位先生,想不到你运气这么好,第一次赌石就能赚1500万。”

    翠友们信服了杨昊是第一次赌石,纷纷赞叹年轻人运气好。

    杨昊嘿嘿得笑道:“这得多亏了他啦,要不是他逢赌必输,我跟着反过来押注,也不会赌涨了,伯父,这次真是谢谢你啦,走,咱们再去挑块料子,凡是你不看好的料子,我必定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