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八百四十七章 拱坝老哥之剑
    ****************************************************************************************

    话是这么说,但是鱼与熊掌如果兼得,那又有谁能拒绝得了呢?

    因此,对于瓦尔特扔在下的佩剑,我心安理得,感恩戴德的收下了,就当是嫁妆吧,嫁妆,嗯嗯。

    瓦尔特这把佩剑的厉害之处,在和他战斗的时候已经深有体会,绝对是神器级别的好东西,对于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激动难忍,忽然却想起了龙王的约束。

    不允许作为支援的艾卡莱伊她们,给予物质上的帮助,尤其是神器,特别是神器。

    否则的话,以巨龙一族的家底,加上艾卡莱伊的【龙】缘,东借一家,西借一家,凑个十套八套神器那还不简单。

    那么瓦尔特的这把佩剑,合适么?

    艾卡莱伊想的自是比我长远,她和瓦尔特的打赌,已经得到了龙王的点头认可,或许是觉得瓦尔特根本不可能会输吧。

    其实反过来看,我能奇迹般的打败瓦尔特,获得一件神器的奖励,也并不为过,付出的努力和智慧,完全配得上这份收获。

    “所以,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将这把佩剑带走,对吧。”

    “没错,从今以后它就是属于阁下的了。”艾卡莱伊开心的点着头,好似得到神器的不是我而是她一般。

    又好似惨失神器不是她的父亲,而是不相干的陌生人,虽然应该高兴才对但内心却不免对瓦尔特了产生兔死狐悲的怜悯,同为女儿控的我,应该吸取教训,对女儿们再好一点,省得她们以后将我的神器高高兴兴的交到其他臭男人手上。

    对女儿好,就是对自己好,珍惜女儿,就是珍惜自己的花呗——周树人。

    但是不管如何,今天的我就是那个臭男人?开宝箱的时候到了?无须十连抽,非酋也能一发入魂的金色传奇宝箱!

    心情激动的握住这把体态修长的大剑?瞪眼一看。

    ???

    我瞪?我再瞪!

    ???

    属性呢?我那击穿屏幕的密密麻麻密密麻麻神器属性呢?

    一脸懵逼的抬头看向艾卡莱伊,她无奈扶额?一副想说什么的样子。

    “吴凡阁下,这是我们巨龙用的武器。”

    嗯?

    或许是打击太大?我的脑筋仍然无法拐弯?十条排水沟也救不了那种。

    “巨龙的装备和人类冒险者的装备是不通用的,记得我这么说过,吴凡阁下应该没有忘记吧?”

    “哦,啊?嗯?抱歉,平时是记得的,刚才惊喜太大了,一时忘了。”

    我挠了挠头,老老实实承认?见钱眼开,见利忘忆?说的就是罗格第三吝啬,区区吴某人是也?基操勿6。

    “阁下坦率这一点,我也很喜欢。”

    眼看白龙小姐姐双手合十?恍若星辰的眼眸?轻轻笼罩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朦胧雾气?为了小命着想,我连忙撇开话题。

    “所……所以说,我是没办法用这把剑了?”

    “嗯,没办法。”

    “哈……”原来是白高兴一场了,难道这把剑只能作为收藏品?

    “对了,莉莉丝作为小龙……咳咳,作为半个巨龙族,应该能用吧。”

    “用是能用,但莉莉丝的转化并不完整,怕是发挥不了这把剑的十分之一威力。”

    “那你用,蕾娜用,或是水晶用,或是……或是其他的巨龙伙伴用怎么样?”

    绝对不是因为我又忘了那三名巨龙少女的名字。

    “也不是不行,只是父亲为自己量身定做的配剑,我们用着不趁手,反而会碍手碍脚。”艾卡莱伊头轻轻一歪,再次委婉否决了我的建议。

    “想必艾卡莱伊你心里已经最佳方案了,能跟我说说么?”

    虽不至于像恶龙蕾娜,屁股一撅,就知道对方要拉……咳咳,我的意思是说,我和艾卡莱伊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因为双方积极频繁且有效的深入接触和交流,默契方面可以说是一路风驰电掣,弯道超车,将许许多多的老友损友,甩到了后头。

    因此,从她的神态和语气中,我可以轻易的察觉到,或许早在赌注一开始的时候,白龙小姐姐已经将这把剑的未来安排的明明白白。

    “确实有些想法,如果吴凡阁下同意的话。”

    “嗨,我们谁跟谁,还说什么客气话,你就跟我直说了吧,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很简单,把它融了,提取材料重新锻造出适合人类冒险者的装备。”

    “……”

    “……”

    “你是说……把这把剑给……融了?”一阵沉默后,我小心翼翼的确认。

    “我刚才的话,有难以理解的地方吗?”双手合十笑意满满的白龙小姐姐,明知故问的反问一句。

    “可这……是瓦尔特大叔心爱的佩剑对吧,他刚刚才说了。”

    “现在是属于阁下你的了,而且,比起束之高阁,明珠蒙尘,我想父亲更希望看到他心爱的佩剑能以另外一种方式派上用场,大概。”

    “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如果不是那一声大概,我还真信了。

    “所以就这么办吧。”

    “以防万一我再确认一下,瓦尔特大叔应该不会是所谓的【武痴】吧。”

    “嗯?”

    “就是喜欢把心爱的武器当成女人看待那种。”如果是,那就有点小刺激了,我都已经帮拱坝老哥们想好了最爱看的名场面,突出一个极限作死。

    瓦尔特大叔,快看快看,不仅是你女儿,连你心爱的武(女)器(人)也要变成我的形状了。

    “安心吧,父亲只爱母亲一个。”

    虽然安心了但莫名又有点扎心,你说我身边一个个都是痴情汉子,不是更衬托出自己很渣?

    是时候找玫瑰骑士人形金刚沙希克交流一波人生了。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考虑再三,其实不管艾卡莱伊怎么说,将心比心,换成我是瓦尔特,我肯定会生气,更何况,瓦尔特还比我小气,比我别扭。

    但是,家里实在缺神器,所以只能委屈瓦尔特大叔了。

    作为补偿,或许我能为瓦尔特大叔做点什么?

    想了想,原本说不说无所谓,也不是很确定的一件事,还是跟艾卡莱伊说说吧。

    “其实在和瓦尔特大叔一决胜负的时候。”

    生硬而突兀的强行插入一个新话题,以艾卡莱伊的智慧和气量,应该能安静的听我说下去。

    “其实在那一瞬间,我也不是很肯定就是了。”

    稍微挠了挠脸颊,在艾卡莱伊温柔和耐心的目光注视下,我继续说道:“感觉某一个瞬间,只是单纯的直觉,感觉瓦尔特大叔应该能选择一个更有利的结局。”

    在艾卡莱伊认真的倾听中,我收敛着平时那些浮夸和不着调,以认真回应她的专注,抓耳挠腮的斟酌着字句,期待自己的意思能够传达过去。

    “我的意思是说,那个时候,或许我们的计谋生效了,成功的激怒了瓦尔特大叔,但其实瓦尔特大叔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愤怒,彻底失去了理智,或许他也在演,或许在某一个瞬间,其实他是可以恢复清醒,躲开我的攻击,或许现在这种结果,是他主动选择的。”

    我的话有些语无伦次,但以艾卡莱伊的智慧,应该能听明白吧。

    虽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我的直觉,没有任何依据,更倾向于一种……一种向往着男人与男人之间,父亲与父亲之间的默契,未曾表露,无需被它人了解的爱护,牺牲,奉献,这样的主观意愿。

    并非真的输了比试,只不过是因为拿出全部实力违反了不公平的规则而已,且以微小的代价痛揍了对手一顿,对于只注重结果而不追求荣誉的瓦尔特而言,面子上完全过得去,牺牲一点小小的面子让女儿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女人心海底针,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但某些时候身为父亲的男人也同样别扭,既可以**裸的,毫不遮掩的展现爱意,即便是女儿要天上的月亮,也要想尽办法摘下来。

    也可以将这份爱意包裹在层层的泥土和岩石当中,化作炙热而不显的地心之火,不为人知的默默付出,牺牲,或是害羞,或不屑请功,或觉理所当然,功成身退,拐弯抹角,刻意而拼命的隐瞒这份父爱。

    毫无疑问,瓦尔特就是这么一个超级别扭,超级矛盾的男人,一看就是,明显的就像是金色双马尾平胸萝莉之于傲娇。

    艾卡莱伊应该是明白了,她安静了许久,若有所思,直至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的是才刚刚离开不久的莉莉丝,回来的理由是手中捧着的那一碗热腾腾的稀粥。

    “是莉莉丝亲手做的吗?”

    小小的贵族少女,十指不沾阳春水,最近却在跟大家学习厨艺,我知道,因而有此猜测。

    乖巧诚实的学生摇了摇头:“是碧丝姐姐做的,拜托我端过来。”

    然而,除了受人之托以外,莉莉丝似乎还带着另外的目的,她将热粥放下,亮闪闪的眼睛看向了姐姐。

    “姐姐,送给爸爸的新剑,什么时候能够完成?”

    陪伴了瓦尔特数百年的佩剑,自然是打莉莉丝一出生开始,就挂在了瓦尔特的腰间,对于莉莉丝而言,和那柄嚣张的烟杆一样,都属于记忆中的父亲的一部分。

    尽管,没了佩剑的父亲也还是父亲,但是有着佩剑的父亲,明显更帅气。

    “需要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大概三五天就好。”

    艾卡莱伊温柔轻抚着妹妹的脑袋,额头轻抵,轻眨了眨眼,仿佛在说,这是我们姐妹之间的秘密哦。

    “但是,维尔托斯特爷爷那边,需要莉莉丝亲自出马才行,只有像莉莉丝那么可爱的公主殿下,才能说服得了维尔托斯特爷爷帮忙锻造,也只有他,才能在那么短得时间里完成。”

    “嗯,我现在就去!”莉莉丝握着小拳头,干劲满满,纵使如此心急,离开前也不忘向老师优雅的施礼告辞,真是个好孩子。

    “原来你们早就商量好了,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

    想到瓦尔特要是收到了女儿们的礼物,那张桀骜冷酷的面庞到底会露出什么样的颜艺表情呢?真令人期待。

    原来的佩剑?那是什么?烧火棍罢了。

    虽然被女儿们日常怼着,但也被女儿们所敬爱着,瓦尔特,真是个可怜而幸福的父亲。

    只是,虽然隐约明白是艾卡莱伊的用心良苦,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要确认一遍。

    “那个维尔托什么什么的爷爷,该不会是个萝莉控吧?”

    艾卡莱伊:“……”

    “???”

    不是,等等,艾卡莱伊,你刚刚是不是有一瞬间,露出了“你还好意思说别人”的微妙反应?

    凭什么强盗就不能喊抓小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