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网游小说 > 飓风棋士 > 第215章 重回峨眉山
    棋盘虽小,但里面惨烈的战斗堪比外面的战场。

    尤其是当两位顶尖的高手对坐在一起的时候,大战一触即发,而且招招皆是致命,谁也不敢有丝毫的分心。

    对于连天元来说,这也是一次不错的体验,他从未旁观过超一流棋手之间的对局,这次算是大饱眼福了。

    右上角的局部首先开启了战斗。

    在白棋死命的冲击之下,黑棋准确并且果断地夹住白棋的弱点,开始疯狂的纠缠。

    而幽玄对于这种烈性子的对手也是十分的感兴趣,小飞进入,然后再从容离开,不得便宜也不让对手得到利益。

    双方僵持着许久,都是没有地盘,都是在各自较量着手筋和算路。

    十愿大师看起来像是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僧,但是他落子时那种举重若轻的神态和巍巍浩然的气势,完全就像是一个刚猛的劲卒,一点也不服输的样子。

    在几次的碰撞都没有收获之后,幽玄也逐渐改变了策略,他开始一边搜刮实地来给对方造成威胁,然后再在另一边开启一个大盘的乱战。

    可是对方毕竟也是超凡脱俗的天神,怎么会没有对策呢?

    十愿大师一眼就看穿了白棋的意思,但是他有一个更好的主意——强杀白棋的大龙,让白棋取得利益之后,目数还是不够黑棋那么多!

    对杀的战况十分惨烈,黑白双方各有得失:

    白棋十五目的大龙顽强出逃,但是跑的不是很干净;

    黑棋一套围攻下来,破化了下方白棋的空地,但是损失了四子还放跑了白棋的大龙。

    现在,十愿大师很明显是落了下风的,他的棋差一招,没能锁定白棋的咽喉,此时此刻,只要白棋冷静收官,就是稳赢。

    不过幽玄的目标远不止于此,他要走出自己最强的一招,也是自己最为满意的、毕生所追求的一招,才能心满意足。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开始长考,仔细寻找这棋盘上的每一个微小的瑕疵。

    “第136手,白棋靠。”

    幽玄长抒了一口气,然后胸有成竹地落下棋子。

    “黑棋从此处开始,棋形彻底崩碎,再无翻盘可能。”

    他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老和尚,然后自信地开口道。

    那老和尚却说道:

    “要是接下来还是你和我下棋,我确实再无翻盘可能,所以小伙子,我要把你给扔回去了。”

    说着,他一挥手,忽然那草堂里吹来一阵怪异的风,硬生生把幽玄给吹出了连天元的体外。

    与此同时,连天元的意识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好你个十愿大师,居然连我作弊的事情都看出来了?看破不说破好吧,都快下完了,还把人家打回去,唉,真是的。”

    连天元懊恼地揉了揉眉心,然后开始接手剩下的棋局。

    其实,这局棋已经进入了官子阶段,往后面走,只要还是幽玄的水平,十愿大师会输的很惨。

    不过,连天元完全没领悟到幽玄的精髓,甚至连他的棋都没怎么看明白,看见黑棋想要在角地捞取实地,想都没想就立刻挡住了。

    紧接着,黑棋从此处开始,瞬间扭转了局势,重新扼住了白棋回归的咽喉,白棋来回转换,却只能做出一个眼来。

    最终,163手,白棋认输。

    连天元捶胸顿足,满肚子的怨气都散不出去,明明这十愿大师就应该认输了,但是他居然把幽玄打发走了!

    简直是小人所为啊!

    太苟了吧!!!!

    然而,天神毕竟是天神,连巫妖王那种一不高兴就毁灭第七区的人都不敢惹,连天元就更不敢惹了。

    十愿大师虽然赢了棋,但是脸上却一点高兴的神色也没有,他紧盯着眼前的棋局,看着白棋走出的神之一手,慢慢陷入了沉思。

    “这就是《棋经》前三篇威力的总和?”

    “没有剩下的六篇,居然还能这么厉害?!”

    “柳中青,你怕不是这次要坑我吧?你的徒弟已经快要逆天了,只差最后一步了吧”

    十愿大师连连叹息道。

    连天元虽然就坐在十愿大师的正对面,但是十愿大师的话说得云里雾里,没怎么听得明白。

    过了一会儿,十愿大师起身说道:

    “你在我这边已经过关了,可以离开这里了。”

    连天元不解道:

    “大师,那你要我感悟自身,我还没有学会啊!”

    十愿大师摇头道:

    “那幽玄就是你,你就是幽玄。”

    “你已经不再需要剩余的《棋经》了,好好继承属于自己的财产即可,毕竟只靠着《棋经》的前三章,我就已经不如你了。”

    连天元笑道:

    “哈哈哈,大师你怕是开玩笑呢吧,我这个小菜鸟,连黑熊精都打不过,居然还能比肩天神?”

    “输了就是输了,这我承认。”

    十愿大师没有答话,而是把连天元领到了草堂的门口,最后说道:

    “蛟龙出水,残骨出山,星罗有令,碎墟得主。”

    “巫妖王,你们可以离开了。”

    话音一落,他就返回了草堂,然后紧闭了大门。

    连天元也被这一套神棍说辞弄得是莫名其妙,于是便叫着巫妖王继续带着他们前往颍川。

    颍川距离峨眉山,大约是两千多里的路程。

    巫妖王带着连天元和王胖子一路飞行,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将他们送到了颍川的边界。

    这里是天原城和颍川的交界之处,有一条宽阔的河流从峨眉山的方向一路穿流而来。

    颍川的土地上不容易生长庄稼和草木,黑色的硬结板土像极了衣界里最贫瘠的废土——第六区。

    对此,巫妖王的解释也很直接:

    这里的颍川就是从衣界的第六区扒下来的一块土地,那些至高者们用这片“废土”来连接衣界的。

    对于他们而言,衣界就是他们关押异己的牢狱而已。

    而颍川的出现,就是为了让那些实力强劲的怪物们可以更容易被骗到衣界去。

    就在巫妖王给连天元仔细解释的时候,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连天元自从下山之后,总是觉得怪怪的,就像是少了点什么东西一样。

    他把自己身前身后翻找了个遍,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依塔乌斯不见了!

    忽然,连天元像是想起了些事情,他懊恼道:

    “不对啊,我记得上山的时候还带着呢,怎么下山的时候不见了”

    “啊,想起来了,给那个什么广元住持丢了过去之后,我就没有再要回来了!”

    这就很尴尬,自己本来还想高高兴兴地离开这里呢,谁曾想,一想起依塔乌斯,就接连串着出来了一大片事情,就比如说给衣界第一区的伙计们安置一个信号标点!

    “哎呦我去!我还得在这里呆着好久嘞!”

    连天元摆出了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巫妖王问道:

    “怎么了恩人,你不打算回衣界去了吗?”

    连天元答道:

    “我把依塔乌斯给落下了,我得回去找它,完了之后还得去设立几个人间界里的坐标,让收管室里的那些家伙们和人间界达成联系。”

    “你先带着王胖子回去吧,等过几天再来找我就行。”

    巫妖王沉声应道:

    “这样也好,或者要不要我送你去找那个依塔乌斯?”

    连天元摆手道:

    “这些小事情很简单,我一个人就能够应付得了,你带着他放心去吧。”

    说罢,他看向了一旁那个呆呆傻傻的王友谊。

    王友谊小心地嘟囔道:

    “连哥你不跟我一起回去的话,我在路上会害怕的”

    连天元扑哧一下,哈哈大笑了起来:

    “胖子,你看看你这样子,像是一个江枫市三好青年的样子嘛~你那个的鬼女朋友早就不知道被抓到哪里去了,哈哈哈~~”

    “说起来,你也不知道现在你家里人的情况,所以我虽然不跟你一起回去了,但是还要继续嘱咐你一句话。”

    王胖子期待道:

    “哦?快说吧连哥,我一定认真听着!”

    连天元嘿嘿一笑,走到了王胖子的近前,悄悄地说道:

    “我想说的就是,胖子你安心睡个好觉,一会儿就到了”

    说着,连天元甩出一记手刀,从背后打晕了王友谊。

    这之后,事情一下子就变得简单多了,巫妖王一只手提起王友谊,一只手挥着和连天元告别,然后转身一跃,腾空而起,飞入了颍川之中。

    颍川和衣界拥有一样的禁制,不到仙君难以调动自身灵力,不到天神就难以自由自在的飞行。

    像巫妖王,就算是那种已经一只脚踏入天神门槛的人!

    这边巫妖王一走,那边的连天元马上就反悔了。

    他看了看眼前的深黑色河流,看了看江岸的渔船以及即将到来的黄昏,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勒个去,兜里没带钱啊!

    这他娘的,难道连哥我居然要过着野人一般的生活,横穿过这两千多里的山区???

    “诶,也不知道那通星金币算钱么,要是算钱的话,那我应该去峨眉山的路上饿不死了。”

    连天元摇了摇头,开始望着这江畔的残云与野鸭发起了呆。

    他刚刚敏锐地感觉到了一种近乎微不可察的召唤感,就像是一个来自于原始的呼唤声,那是母亲的感觉。

    “不,不对,很奇怪啊,我一个现实世界的三好青年,怎么可能在异界里受到呼唤?而且还是很熟悉的样子”

    “这完了,陷阱又出现在我的眼前了,我不能相信,我得先去把依塔乌斯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连天元撇撇嘴,把刚刚自己那些胡思乱想的东西全部抛于脑后,现在,他要全力去干一件事情,就是前往峨眉山!

    至于怎么去步行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致敬电瓶车之周某。)

    那么沿着这条河往上面走,应该是会到峨眉山的。

    那么就坐船去?

    嘿嘿,就这么定了!

    连天元站在一座小山上眺望着远方,果然发现了一个可以找到船家的地方——颍川渡口!

    趁着夜色未至,连天元连忙向着颍川渡口的方向奔去。

    在渡口,他一眼就相中了一艘巨大的楼船,于是二话不说就走过去,到那楼船的边上问价钱。

    然而,当他听到需要白银四两的上船价之后,他质疑道:

    “什么?居然收的是白银?那你们收金子吗,我有金子和你抵价!”

    然而那船家却说,几百年来自己都收的是白银,祖祖辈辈都只是收白银,无论你是给他铜钱,还是给他黄金,都是不能上船的。

    接下来,他又挨个的走访了这个渡口的每一条船,但是都得到了一致的答复:没有白银作为租金的,就算你是天王老子在这里也是不能上船!

    这下,连天元陷入了一个比较困难的境地——

    这里的货币似乎和现实世界的兑换准则不一样,白银和黄金之间是无法兑换的,不流通的!!!

    “好家伙,难怪你这船家好几百年了还是老样子,就是你一直不思进取的原因!但凡你变通一点,你早就离开这个渡口赚大钱去了!”

    一气之下,他只好离开这个渡口,沿着河岸随便地溜达了起来。

    不多时之后,他又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船——

    木头小船,木头船桨,一个艄公,仅此而已。

    “诶?有意思,他怎么不在渡口做生意,反而是跑到这里来开小差了?”

    “哎,船家,还开船嘛!”

    连天元忽然觉得自己有希望了,便呼哧呼哧地跑到了河边,向着这个正在打鼾的船家大叫了起来。

    船家听到岸边的叫喊声,瞬间就来了兴致,眼睛里泛起了善良(你没有看错,就是善良)的光芒:

    “哎,小兄弟,开船,今天晚上就能走!”

    连天元闻言,迅速地在江边停下了脚步。

    他迟疑道:

    “船家,你为什么不去渡口和大家一起,反而自己跑到这里来?”

    “难不成,你想要开黑店?”

    船家白了他一眼说道:

    “那里得泊位是需要租金的,这里不需要,也没有人管束,我就乐意在这里等客人来坐船。”

    连天元微微一笑,又问道:

    “那么,你去峨眉山的话,怎么收钱啊?”

    “白银三两九分。”

    “不是吧,你船家你也太黑心了吧,既不需要租金,还收我这么贵的钱?”

    “不坐算了,有钱人谁会来这里啊~”

    “额,你收黄金么,收的话我就坐你的船。”

    “好家伙,居然用黄金也行,我不挑剔,能花出去就行。”